2016年12月16日

 

中女萬歲 - 彭晴
哀悼

2010年08月31日
   

 

Hi J,

我skip breakfast很多年,但那天還是到了茶餐廳,為的是在電視機前參與哀悼。在鏡頭中好像看見你的身影,後來儀式開始更肯定這是你的聲音,但我沒有心情為你喝彩,因為你是以最沉重的語調讀出死難者的名字。茶餐廳裡可謂人生百態,有人像我一樣連咖啡都啃不下,有人埋怨服務員只顧看電視,有人嘻皮笑臉,更有人說要拿香港的菲律賓女人來消消氣……我明白香港是多元城市,各人有表達的自由,但雖然人家丟了架, 我們就不能丟架。各位素未謀面的朋友,請安息!

Regards,H

Hi H,

全港哀悼日,在金紫荊廣場當大會司儀。二十多小時內各部門,為這個歷時十多分鐘的活動不敢鬆懈。升旗隊,儀仗隊伍等與我和倪秉郎跟大會, 認真地做了幾次綵排便等待默哀儀式開始。一群又一群的市民穿著黑衣到達會場,他們面向旗杆有秩序站在一旁。儀式開始了,太陽也與我們一同默哀,它也像在咆哮要找出真相。

有人說每當有大事發生,香港人就很團結。其實我們本來已不鬆散,只是沉默,心中還有愛。希望我們不需要另一場悲劇來表現出團結。Love J

逢周二、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