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悠然自得 - 譚玉瑛
我的學生時代

2014年06月12日
   

 

學習是我的生趣,學生時期,喜歡上堂時坐在老師前面的第一個座位,因為看著老師的嘴巴,令我特別投入。總覺得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已大致表達出個性,好讓我判斷用怎樣的態度來跟他們溝通。課餘時,我又喜歡跟同學傾傾講講,像開學時就從家庭狀況,例如多少成員談起。那時很少單親家庭,若然有,也多是由於父或母離世,而我就沒有這類同學。他們總是兄弟姊妹眾多,而我就有兄、弟、姊和妹各一。還記得考幼稚園入學試時,老師問我有多少兄弟姊妹,我的答案總是「一個」,她就氣急敗壞立即問我身旁的母親說:「她是否傻的?只會說一個。」至於她得悉真相後是甚麼反應,我也忘了,只是這件事仍留在我心中,甚至可能永遠也不會忘記,因為實在很funny!
考試總會有壓力,但我仍很愛上學,其中最令我嚮往的,就是小息時,可跟同學細說前一晚電視劇內容所引發的一些聯想。好像當年鄭少秋和汪明荃合演的其中一套劇集,依稀記得女主角為「愛」犧牲了生命,而男主角就說:「這段情最令我刻骨銘心」。當時15歲的我,真的為了這句對白而著迷,縈繞不去,因為我終於找到一個形容詞,可以刻劃出我當時對很多事情的感受。
我從11歲讀中學開始就很喜歡思考,所以學科尤其喜歡哲學和心理學。閒時我愛看《人性的弱點》,那時不知看了多少遍,也總覺未能掌握當中的理論。晚飯後,不想拿著課本時,就會站在窗前看著街上的行人。我不時會運用想像力,因應他們的步伐來設計一個完整的故事。例如他們要到哪兒去?幹哪種事?當船隻進出鯉魚門時,都會發出很大的聲響,我就立即跑到窗前眺望,看得特別入神,它好像在告訴我,別只著眼於眼前的事,世界真的很大噢!
回想入讀訓練班前,要簽約承諾,若然公司聘請你當藝員,你有權拒絕,不然也不能到別的電視台工作,為期兩年。那年我的年齡未能作主,故此就與大家姐前去了解簽約事宜。回家後,她報告給當時家中的主持人──嫲嫲,說甚麼有台有黑板,像個課室一樣。因嫲嫲擔心我到電視台後會變得貪慕虛榮,為了讓她釋懷,我時刻都緊記不能行差踏錯,因此我總予人感覺古板!這是nature還是nurture?我也搞不清!

譚玉瑛~香港人心目中永遠的兒童節目主持人。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