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8.23 思考不應停留在《死亡直播》+《大事件》

2010年08月26日
   

 

2010年8月23日對港人而言,是個沉痛日子,當天晚上不同電視頻道,可謂破天荒直播著菲律賓警察包圍本地旅行團的大巴,眾人口裡、心裡除了破口大罵特種部隊的無能表現外,整個過程由上、下午平靜氛圍,逐漸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菲律賓政府「驚人」處理手法是關鍵所在,一名前警務人員,要用上賭命方法要求翻案復職,明顯已經「無路行」,而所求、所想並非mission impossible,在救人至上的大前提下,哪有理由讓對峙形勢持續超過十個小時。

 

 

 

更可怕的是事後菲國之首——總統即時批評特種部隊不濟,和指責傳媒礙事(也可說成是先下手為強),「卸得就卸」風氣原來由上而下,國運哪有好景!

 

整件事儼如杜琪峯多年前所拍的電影《大事件》,觀眾在現場直播下目擊整個過程,然而肯定不能為菲國警方賺取分毫名聲。菲國特種部隊議而不決的拯救行動下,不少港人心情由納悶變成憤怒,只望盡快搞掂場面,拯救傷者,發覺身旁友人繪形繪聲提出不同進攻方法,以往不少警匪電影的影像隨即「浮現」,足見電影橋段影響之深,方法是否管用unknown。

 

筆者遂請教隸屬飛虎隊的友人,他表示箇中較難決定是旅遊車開動一刻,應否採取截擊行動,論到特種部隊表現,只能嘆氣說句:「真的很爛!」,既明知對方手持M16,子彈穿透力強,可射穿鐵皮,在場指揮為何讓一班警員在旅遊車旁「遊蕩」犯險,後勤支援為何不早早找輛同類型的旅遊巴研究一下,讓拆門、破窗行動得心應手?不致在全球觀眾貽笑大方。警力高下是一個國家地方安全程度的指標,菲律賓政府失去的比看到的更多。

 

待事件平息後,筆者回想,同步觀看應有不少屬家中小孩,在不可測的情況下,各新聞頻道可有機制delay畫面訊號若干時間,阻擋讓人不安鏡頭「入屋」,至今目睹縱使只有亂槍掃射、疑兇橫屍車門等畫面,也足以叫成年人內心戚戚然,倘若爆發更狠、更暴力場面,驚嚇了小孩,誰來負責呢?

 

像電影《死亡直播》,新聞主播以求真為擋箭牌,把一段殺警過程赤裸裸展示,所謂的「真」指向應是事件真相,還是血肉橫陳能夠刺激官能的畫面呢?今日新聞行業競爭激烈,一味求快、求爆,市場以外,可有空間讓新聞倫理存活?

 

除了茶餘飯後討論,觀看直播、有切膚之痛的香港市民能夠為這團不幸的港人送上甚麼呢?Facebook已有人號召穿黑衣服表哀悼,但還需更多更多的好點子……

 

 

 

陳龍超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