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譚駿賢、周浩鼎
關係臨界 責任誰屬

2014年05月30日
   

 

特首梁振英上周到立法會,激進派議員一如以往在議事堂叫囂及擲物而被逐,結果令答問大會被腰斬,梁振英事後「例牌」譴責議員行為,但無向立法會伸出橄欖枝,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則形容,行政立法關係已達臨界點,一語道破目前的僵局,但輿論對如何化解則各執一詞。
 

 請保皇議員們文明點吧!
的而且確,市民對議員在立法會發動拉布戰有不同意見,尤其主流媒體幾乎眾口一詞站於建制一邊的年代,要掌握充分資訊再作獨立思考與判斷的空間已愈見微小。
保皇黨頭頭當然「食住上」,更振振有辭的提出要設立懲罰機制及收緊議員的議事權利,讓尊貴的議會變回文明的議事堂。我的問題是,議員拉布抗爭就是阻礙議會運作了嗎?又或,議員向官員擲物叫囂,就是不文明了嗎?
你當然可以說,議員投擲物件擊中官員的話,會構成人身傷害。但有關官員大可報警拉人,這方面議員們可沒刑事豁免權的。可是,議員拉布及辱罵官員,卻是少數派僅有的抗爭的手段。莫說歐美等已行「真普選」多年的民主國家,議員拉布的權利還要得到維持及尊重,更何況現時有一半議席由功能團體操控的偽民主議會,少數派議員這稀有的權利更見彌足珍貴,是代議士少有可替市民發聲的出氣口。
議會民主的本意,是讓人民選舉出來的代表,可在議事堂內就不同的理念立場及具體政策進行爭辯。而且辯論愈激烈,細節就愈透徹,人民對爭議性的法案了解就愈明晰。反過來,民意會影響政黨及議員的投票取向,而最終落實的法案也會更紮實,更容易得到大部分市民支持。反觀偽議會制下的香港,政府想要通過的議案,只要得到保皇議員的支持,幾乎無需辯論已十拿九穩地通過,但代價是議會民主的本意被割喉扼殺,而代表現代政治文明的民主精神亦被掃地出門。
保皇黨若要借題發難,請先捫心自問立法會如何給你們玩爛弄髒。若不自省而駡人,以為掩人耳目繞過不民主議會的實質,就可衝著少數議員的「不文明」行為向議會權力「開刀」,結果只會讓「制度性暴力」加劇。即使最終激進議員的「小兒科」式抗議落幕,但更激烈的群眾抗爭只會轉到街頭作舞台!故懇請特區權貴及保皇議員們學會文明點吧,讓香港可落實真正普選,讓議會做回真正的議事堂!
工黨副主席譚駿賢

 

放下意識形態才是出路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陳偉業和陳志全因在議事堂上擲物、拉布,破天荒導致立法會會議被腰斬。3人所為,情何以堪?有人說行政立法關係緊張,原因為何?泛民主派基本上袒護搞事3子的行為,這背後反映甚麼?
筆者認為這至少反映因意識形態的分歧,導致一部分人士對中央在香港行使主權產生排斥甚至對抗情緒,特區政府首當其衝正是他們的頭號敵人。對這個所謂「不公義」的政府進行「拉布」,甚至出言侮辱特首,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義不容辭」。
意識形態往往是導致一個社會分裂甚至內戰的最有力武器,上世紀因共產主義崛起和英美領導的資本主義的對抗,產生了不少內戰,分裂了德國、韓國甚至東西歐。香港因受西方民主政治模式的意識形態影響,對任何無採用西方一人一票選舉模式的國家,包括自己的祖國都具有一定排斥性。然而國情如何,歷史的脈絡,卻沒多少人在意。歸根究底,正是意識形態作怪。
究竟每個地區把西方民主選舉模式照搬,是否符合當地人民整體利益?烏克蘭顏色革命後多年,民主選舉有了,但今天依然民不聊生,親歐美派和親俄派依然在決鬥。泰國也是擁護西方民主選舉的國家,政爭從來無令國家穩定過,最近要依靠軍人巴育插手平息動亂。世界上每個地區應按當地實際情況設計其政治制度。推動社會進步時,是否需考慮其執行方式?付出的代價?對整體利益的影響?高舉某種理念或意識形態旗幟,忘卻實際情況,用這種態度進行任何改革,皆落得失敗收場。
今天人們推動「佔領中環」及議會拉布等,同樣中了上述謬誤。哪怕是最簡單的行政立法關係,立法會議員的職能既要監察政府運作,同時也應協助政府做好施政,今天很多議員無限放大其監察功能(即凡事對著幹)的理念,忘卻了實際上應協助政府施政,何嘗不是犯了上述毛病?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周浩鼎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