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楊振宇/朱浩霆
拉布權有理
應訂剪布制

2014年05月23日
  • 議員「拉布」引發爭議。

   

 

立法會撥款條例草案因議員「拉布」,未能在政府預計的「死線」前通過審議,令政府出現財政危機。政府官員連日批評「拉布」影響民生及政府運作,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日前更宣布「剪布」,就議員發言設時限,引發「拉布」權和「剪布」合理性的爭議。


行開啦 ? 不如你企開啲啦!
立法會內有議員以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和全民派錢進行「拉布」,至今已一個多月。曾俊華為此先後發表兩篇網誌批評「拉布」議員,其中一篇更以《行開啦!》為題,指「拉布」會造成政府「財政危機」及公帑損失,並拒絕再次申請臨時撥款情況下作「最壞的打算」與各政策局商討應變方案。
「拉布」不是新鮮事,一直主要由議會的少數派透過各種方式,拖慢一些無法否決的特定議案審議及至投票的過程,逼使議會多數派退讓。是次拉布有議員提出約千項修正案進行「拉布」。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立法會職權其中一項便是「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行使方式便是議員就每年的《撥款條例草案》提出修正案,所以實際上議員「拉布」是正履行其立法會議員職責,大家可以不同意他們於議會履行職責的方式,但不能否定其合法性。
在外國,「拉布」亦非新鮮事,亦有「剪布」機制,但其要求較高,以美國為例,參議院必須要有五分之三的參議員通過才可終結「冗長辯論」。因為他們很清楚,在議會內自己所屬黨派無可能永遠是多數派,故會尊重彼此的發言權利而不會隨意「剪布」。
議員貴為民意代表,是否進行「拉布」則屬政治判斷,其行為亦需向選民負責,若選民不同意,自然會以選票懲罰。說到底,「拉布」的關鍵,在於政府及議會多數派是否根據民意制訂及推行政策,若一眾政府官員及多數派議員還是冥頑不靈堅持不聽民意,令市民不耐煩,那麼我們也只好回應曾俊華一句,『企開啲啦!』。                   
九龍城區議員楊振宇



捍衛拉布權利 規範剪布機制
財政預算案「減甜」,未有回應部分政黨提出訂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訴求。社民連及人民力量議員遂掀起新一輪拉布戰,務求迫使政府讓步。雖然不少民調表示香港市民普遍支持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然而這次拉布戰並未引起很大迴響,其他泛民成員亦不作參與,更可預期政府不會輕易讓步。可見,這次運用拉布策略似乎是出於政治姿態,多於相信策略能夠達到目的。香港立法會分區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只要取得約百分之十的選票便幾乎可獲一席,所以議員以拉布宣示立場是可以預期的。政府挑選這個遊戲規則,便要承受這種制度所帶來的潛在風險。
拉布雖然影響政府運作,但政府有責任用盡一切方法確保行政部門運作暢順,如改變議案次序使關乎民生的迫切議案先作討論,以及申請臨時撥款等。然而,政府竟因為不能姑息拉布行為而不採取任何方法,純粹以「財政懸崖」製造恐慌,與拉布議員拉鋸博弈,是否負責任的做法?
拉布是世界各地的民主議會內常見現象,卻被建制派視為洪水猛獸,認為它是危害香港發展、浪費公帑及耽誤時間的偏激手段。然而,香港議會自回歸以來首次拉布正正是由建制派議員在1999年發起。這次拉布成功爭取時間,使建制派議員有足夠票數「殺局」(解散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議員沒法能預測自己將來會否運用拉布策略,而拉布的確能使少數派表達反對聲音。所以,每位代議士都應該捍衛自己拉布的權利。
當然,一個成熟的議會應該有一個有規範的剪布程序。然而立會的現行做法是由主席據《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賦予的酌情權剪布。這種依賴主席主觀判斷自行裁決的方法,在高度政治化的議會必定引發爭議。筆者建議修改《議事規則》,使剪布機制規範化,做到真正的有法可依,當中亦能一定程度保障拉布的權利。西方議會普遍由大多數議員表決終止辯論的剪布機制,把剪布權移交到議員手上,值得參考。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朱浩霆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