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尹兆堅/洪錦鉉
高鐵風波
難息民憤

2014年05月09日
  • (資料圖片)

   

 

高鐵工程延誤和嚴重超支事件被傳媒揭發後,風波繼續擴大,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與港鐵行政總裁韋達誠雖已就隱瞞工程延誤而公開道歉,但立法會議員及公眾並不收貨,張炳良更首當其衝,備受下台壓力,而港鐵昨宣布,韋達誠明年8月任滿後不再續約,但強調有關決定與高鐵工程無關。至於高鐵風波持續多久,觀乎政府與港鐵如何善後平息民憤。



港鐵,這個兩不像怪胎
要數近期最為聲名狼藉、形象惡劣的公共事業,肯定非港鐵公司莫屬。由港鐵負責管理的高鐵建築工程項目出現延誤,更涉嫌於去年向立法會虛報進度。政府官員和港鐵負責高層更愈說愈糊塗。運房局長張炳良更要面對立法會的問責和不信任動議,有下台壓力。
另一邊廂,港鐵近年服務表現已令市民極失望和詬病,包括經常發生嚴重事故並延遲通報;去年盈利高達132億元,仍按「可加可減」機制加價3.6%;部分路線載客量飽和,要增加載客量竟考慮減少座椅,罔顧傷殘人士和長者需要等,實在俯拾皆是,罄竹難書。上述種種當然可從技術層面作深入剖析,但筆者認為更重要的是,找出導致港鐵近年百病叢生的癥結——港鐵是「公營機構與私營上市公司之間的兩不像怪胎」。
目前港鐵肯定是集私營和公營兩者之短,而沒有兩者之長。作為政府佔大股份的機構,港鐵一如很多由政府全資擁有的公營機構,擁有經營上的專利,也獲得政府在政策上傾斜優惠,毋須面對真正市場競爭。獨家經營,一鐵獨大,加上鐵路沿線上蓋地產項目,賺個盆滿缽滿。
但另一方面,政府即使持有港鐵七成半股權,在董事局內有三名官員,卻往往以「照顧上市公司小股東利益」為藉口,拒絕對港鐵作更嚴謹監管。
筆者有理由相信,港鐵近年事故頻仍,是成本控制上「私」心為本,盡量壓低開支所致,故系統更新和維修問題叢生;而高鐵工程延誤事件亦反映港鐵不以「公營機構」身份看待向公眾問責的需要,心存僥倖,以「私」念操作,圖自行解決後瞞天過海。如果不在體制上徹底改革港鐵這種兩不像怪胎,則追究瞞報高鐵工程延誤事件,又或短暫煞停港鐵的加價等,都只是治標不治本。
目前政府政策給予港鐵專利及大量優惠下,真正的私營根本不可行,唯一之途是考慮全面回購港鐵的股份。以4月29日的港鐵股價加上收購所需的溢價計算,要回購所有已批出股份估計約需500億元——這不及政府於2011年用於「派糖」的開支,實在值得社會認真討論。  民主黨中常委尹兆堅



加快工程進度  完善監督機制
高鐵工程(圖)延誤導致損失,政府局方和港鐵高層責無旁貸。傳媒一直盯著高鐵興建進度,發揮監督作用,過去亦有揭示延誤情況,似乎未能喚醒政府局方和港鐵高層的重視。今時今日,港鐵公布工程大幅延遲兩年,令人詫異,整件事鬧大了,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港鐵主席錢果豐、港鐵行政總裁韋達誠才向公眾道歉,可謂咎由自取。
事件顯示:一.政府局方對高鐵工程進展監督輕率,沒有主動及時掌握進度;二.港鐵高層自信過高,未能正確評估工程難度;三.政府局方及港鐵就高鐵工程的監督機制和溝通機制不完善,以致政府局方沒有全盤資訊即時回應查詢;四.輕視公眾對高鐵的關注,未能及時向公眾披露工程進展及解釋原因。
現時,有輿論興師問責,要求張炳良下台,或要求錢果豐、韋達誠辭職。有街坊問筆者怎樣得知:工程最新進展?港鐵如何追回或縮減延誤的工程時間?何時可以正式和內地高鐵接連?居民的想法是盡快開通,盡量省錢,方便來往兩地。這些居民的關注卻在媒體上少見,港鐵在報章上刊登廣告,刊載錢果豐和韋達誠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上的講辭全文,我們只是知道工程由2015年通車延誤至2017年,其他自我讚揚及解釋的文字,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公眾已更關注高鐵的進展。港鐵除了要應對政府局方、立法會議員、傳媒的追問,似乎沒有考慮如何直接向公眾交代?港鐵的公關部門是否可以發揮作用,向十八個區議會解釋?港鐵有否考慮日後在傳媒上、網站上更好的披露進展及遇到的難題情況?港鐵會採取甚麼補救措施盡量追回進度?如何完善與政府局方、立法會、公眾的監督機制?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洪錦鉉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