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李世鴻/陳志豪
基金混帳
監管不力

2014年04月25日
   

 

最新一份審計報告披露,先後獲政府注資2.5億元的盛事基金,成效不彰,誇大吸引旅客及創造就業職位的數目,報告更揭發獲基金贊助的「香港龍獅節」,嚴重誇大活動的就業人數,甚至把幼稚園生和小學生列為受薪表演者,引起公眾譁然,有輿論認為,政府應公開基金帳目及徹查事件,以挽回公眾信心。


為公帑嚴格把關 徹查盛事糊塗帳
審計署炮轟盛事基金所資助的「盛事」,吸引旅客及創造職位成效不佳,更有盛事因造成負面輿論受到財政懲處,甚至有疑似出現主辦機構與代理人涉利益衝突、帳目混亂及漏報收入等不當行為。審計報告亦指出,獲資助的高爾夫球公開賽僅得6%門票公開發售,形同「自己人派對」。部分資助項目如帆船大賽及香港女子高爾夫球公開賽,皆屬富裕階層玩意,盛事基金資助這些活動,予公眾有「富人落單.庫房埋單」的感覺。
審計報告又質疑有主辦機構呈報的創造有薪職位數目有誇大之嫌,如今年初舉行的龍獅節,僅約1,850名有薪表演者,遠低於承諾的3千個,且當中至少410個「有薪」表演者由學童填數。龍獅節籌委會召集人陳鑑林解釋,因向出席學童支付車馬費,故將他們算成受薪人員。但說法與事實不符,實則多間參與學校的通告顯示,交通是由校方與家長安排。另外,積極力撐高鐵工程的高志森,其劇團參與合辦的資助項目在申報上亦出現「混帳」。
盛事基金評審委員會未有為公帑嚴格把關,旅遊事務署對基金的運作監管不力,撥款機制與帳目交代含糊不清。面對這筆糊塗帳,廉署早在2010年已關注基金是否有必要繼續運作,更建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把餘款退還政府停止基金運作。政府卻背道而馳,在12至13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增撥1.5億元,延長盛事基金運作五年。在立法會財委會的討論文件中可見︰為鼓勵盛事長遠可以自負盈虧方式持續舉辦,評委會決定,如屬「再次申請」的項目獲批准,資助額會被縮減。但同一文件亦可見︰評委會日後會視乎再次舉辦的活動是否適合獲基金資助和其往績是否令人滿意等因素,酌情釐定資助額。而龍獅節獲批的資助額,由11年的100萬,增至14年的150萬。如此說來,不禁令人懷疑盛事基金的布局,是為滿足龍獅節籌委會等建制組織獲源源不絕的資助而度身訂造。
為釋除公眾疑慮,負責任的政府應趁盛事基金新一輪撥款計劃仍未展開申請之際,暫停基金運作,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基金所有資助項目的帳目,嚴正查辦失職及枉法的人員。         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李世鴻



革新盛事基金 提升其價值
審計署作為一獨立部門,專責審核各政府架構的帳目,確保公帑用得其所,資源運用合乎效益,其工作是值得肯定的。在審計署的嚴厲監察下,高層公職人員如芒在背,不敢亂花公帑,做官原來一點也不爽,市民的利益自然更受保障。可是,對於新一份審計報告(圖)有關「盛事基金」的批評,筆者未能完全認同。
作為旅遊事務署轄下的「盛事基金」,其功能在於推動更多文化、藝術和體育盛事項目,提升香港旅遊業的競爭力。在這樣的角色下,批評「盛事基金」未能創造大量中長期職位,其實並不公道。畢竟,不少盛事往往是一次性的,而創造就業機會亦非該基金的主要功能。不過,如著眼點在於基金方面誇大或涉嫌誤導公眾其創造職位的成果,則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另一方面,審計報告批評盛事基金拒絕盛事申請資助的比率偏高,69%申請遭拒,由基金成立至2014年2月,只有24項盛事獲批撥款。從正面看,這豈非該基金的審批過程嚴謹的表現?難道逢申請必批才是好事?在獲資助的盛事項目中,亦有9項(41%)受財政懲處,被扣減資助額,這難道又不證明了該基金嚴格監督獲批盛事項目的執行?
當然,「盛事基金」設立5年以來只有24個項目獲批,當中多數是地區性質的活動,吸引力有限,其成績難以稱得上理想。然而,有評論提議廢除該基金,又未免矯枉過正。說到底,設立一個基金以推動盛事項目,還是有意義的,我們應聚焦於全面檢討,改革該基金,提升其價值。例如盛事基金過往在吸引國際盛事來港舉辦方面遇到甚麼困難?未來如何改善?該基金的評審委員會是否可引入更多成員,特別是更多立法會議員,以加強代表性?基金是否可多作宣傳,鼓勵更多本港團體嘗試申辦盛事?基金帳目可否更全面和具體地公開,以釋除市民疑慮?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