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趙恩來/甘文鋒
23條立法
餘波未了

2014年04月11日
  • 內地法律學者饒戈平

   

 

內地護法、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提出,香港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前,可將內地《國家安全法》在本港試行,此言一出即引起千重浪,饒戈平隨即澄清並不代表中央意見,特區政府亦重申現時無計劃就23條立法,但事件爭論亦引申若香港出現緊急情況,中央可根據《基本法》18條將內地法律在港實施,不論18條或23條,均同樣觸動香港人的神經。


脆弱的一國兩制
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內地法律學者饒戈平(圖),在一個月內多次發表言論打擊香港民主自由,先是「一錘定音」否定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最近又建議將內地《國家安全法》在香港試用,引起社會譁然,連傳統左派也亮出《基本法》作擋箭牌,劃清界線;而饒戈平亦立即澄清言論既不代表自己,也不代表北京立場,只是歸納內地學者意見,更不願多談背後的法理依據。
面對難以拿揑的輿情,北京最高領導層往往會透過非官方人士發表「個人意見」,試探社會對個別敏感政治議題的反應,從而適當調整全盤部署,避免在政治上進退失據。由此可見,中央仍未掌握當前香港政治形勢,不惜犯險,窺探民情虛實。然而,饒戈平卻說漏了嘴,言論引證了北京政權僅視23條作用等同港版《國安法》,變相肯定港人當年的憂慮,絕非無的放矢。
其實,香港實施的所謂「一國兩制」是相當脆弱,北京絕對可隨時大筆一揮奪去港人珍而重之的自由。從饒戈平言論可見,在內地法律學者眼中《國安法》茲事體大,必要時可透過既定立法程序,將之引進香港實施。而回歸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先後三次將7條內地法律寫進《基本法》附件三並在香港實施,毋須經立法會審議,異常簡單。北京會否不惜政治後果,將其主觀意志循此途強加於港人頭上,乃屬未知之數。
但就算23條未有立法的今天,假使香港社會發生不能控制的動亂情況,人大常委會也可根據《基本法》第18條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便可將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控制局勢。但中央絕不甘心於此,誓要將安全系數推至最高,利用層層金剛圈將香港緊握於股掌之中。
北京對於香港遲遲未能就23條立法,始終耿耿於懷,斷定人心尚未回歸。究竟中央何時按捺不住,會親自出手呢?             
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


23條立法並無迫切性
有報道指內地法律學者饒戈平建議,若香港短期內未能就23條立法,可考慮在香港試用內地的《國家安全法》。雖然饒戈平後來透過媒體澄清,這並非他的個人言論或中央的意見,只是引述內地學者意見,但這言論亦引起社會大眾關注。
作為法律學者,以23條及《國安法》作為學術問題去討論,這點應該尊重;但若從政治角度而言,23條立法可謂沒有迫切性。當然就23條立法是香港的憲制責任,這點已不用贅言再辯。但現時的香港,其實有更迫切的議題需要處理,除了特首普選外,房屋、土地供應、人口等政策問題,以及扶貧、退休保障等民生問題,都是香港政府及社會所急需解決。
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曾因有個別人士擅闖軍營,指出有需要盡快就23條立法。這其實也有點誇張,當然擅闖軍營是嚴重罪行,但是次事件後,警方已快速逮捕疑犯,並交由法庭審理。而就王振民的言論,律政司長袁國強亦回應指香港有相關法例處理有關事件,就此而為23條立法並無必要。
回到條文,《基本法》23條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這一句其實很清楚,23條的立法是由香港特區自行負責,亦是香港高度自治的表現。整條23條沒有定明立法限期,其實亦是中央對香港的尊重。如果真的因為沒有在一定期限就23條立法,然後改用附件三以加入《國安法》,在法律上違背了《基本法》的原意,相信中央也不會以此路進。
《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性文件,也是「一國兩制」的基石,香港的任何改變,都不應背離《基本法》。正如未來特首選舉,《基本法》明文規定特首候選人是提名委員會所提名,我們應該跟隨;23條是由香港自行立法,我們亦不應該違背。無論是內地學者還是本港的政治人物,對他們提出不符合《基本法》的提議,基於言論自由應予基本尊重,但最終的做法還是應該緊隨《基本法》。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