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羅恩格林(三)

2014年04月04日
   

 

欣賞《羅恩格林》,比起華格納後期艱澀的「樂劇」,其實相對容易。除了上周所說的聖杯法力主導動機外(leitmotif),只要辨認出並在觀賞時牢牢抓住另外兩個主要動機的旋律,便會全盤瞭解整套劇的情節。
第一個是Lohengrin動機,象徵著他的來臨。差不多每次他出場,甚至在劇終Lohengrin要拜別而去時,配樂都會奏上這段旋律或其變奏。不過《羅恩格林》之妙趣,便是這個動機的第一次出現,並非是當Lohengrin騎著天鵝出場時那一大段光輝的管弦樂,而是在更早時分Elsa說聖杯向她報夢的那著名詠歎調中。當Elsa精魂出竅地唱到夢中騎士會前來拯救她時,樂隊用輕柔的豎琴和管樂首次奏出Lohengrin動機,埋下了伏筆,預示了他的來臨。在現代電影戲劇中,這種伏線手法當然常見不過,但在一百五十年前,當一般歌劇都只是一首接一首毫無關連的詠歎調的歌曲大雜燴時,華格納這種音樂與劇情緊扣的鋪排,卻是劃時代的。
另一個更關鍵的leitmotif,當然是所謂的forbidden question動機了。Lohengrin拯救及迎娶Elsa的條件是她不能詢問他的名字及來歷,而Elsa掙扎著是否問這條forbidden question,就是《羅恩格林》情節的根本,全劇就是圍著這點而轉。所以象徵著這條問題的旋律,貫串三幕,無論是Ortrud和Telramund設計挑撥Elsa,或是Elsa自己感到猶豫不安的時候,甚至Lohengrin最後被迫要自揭身份時,都會奏出,令觀眾感受到一種不安的危機。這個動機用得最漂亮,當然是第二幕幕終時,在最後一片光明的光輝和弦中,配樂突然毫無徵兆再次奏出forbidden question旋律,留下一個cliff-hanger,把劇情張力帶到第三幕!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