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甄紹南、周浩鼎
泛民訪滬 成效存疑

2014年04月04日
   

 

全體立法會議員將於本月12日到上海展開為期2日的考察訪問,此行焦點為與兩名中央官員交流政改,泛民主派經擾攘多時,最終同意參加上海之旅,與京官直接對話,不過,中央對政改立場強硬,泛民亦擺出高姿態反對任何篩選,相信雙方難藉一次溝通化解分歧。


面對政治show,泛民更應豁出去
中央邀請立法會議員包括泛民主派到上海訪問,還安排議員跟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會面,討論香港政改問題。突然一改強硬的姿態,看似表現善意的一面。
會面能否達到良好效果和收窄分歧,視乎中央會否改變在政改問題上的強硬態度,切切實實聽取香港市民對普選的意願,實現合乎國際標準的普選。但觀乎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多次重申中央對普選的「一個立場及三個符合」,堅持普選不可照搬外國模式,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羅范椒芬亦表示中央想由提名委員會把關,阻止對抗中央和不屬於「愛國愛港」的人士成為候選人;以及林鄭月娥「一錘定音」的言論,可知中央仍「口硬心硬」,堅持主導普選。因此,不見得中央在是次上海之行有很大的妥協空間。
筆者雖不期望一次會面,能完全打破中央與泛民之間的僵局,達成普選共識。但若可與中央官員直接對話,至少能將香港人對真普選無篩選的訴求,包括三軌制方案、提名門檻、選委會的組成等,直接向官員表達,可避免建制派向內地官員發放誤導信息,令中央錯判香港形勢。另一方面,泛民亦能進一步了解中央真正想法和立場,評估和思考往後爭取普選的策略。
面對政改僵局,面對兩走極端,即使上海之行或許是中央安排的一場「政治show」,但作為民意代表的泛民議員,更應「豁出去」,不要放棄任何與中央「討價還價」的機會,亦避免他人以任何藉口,批評泛民堵塞溝通之門,阻礙香港民主進程。               
民協屯門社區主任甄紹南


樂見泛民赴上海
中央為了展現對落實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的絕對重視及誠意,邀請泛民議員到訪上海。筆者樂於看到泛民議員參與此行。
60至70年代,美蘇兩大國為了使對方減少核武器裝備,展開了戰略武器限制談判(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alks),談判於1969年開始,直到1972年尼克遜總統訪莫斯科簽定第一階段限武條約(SALT I)。第二階段限武條約於1979年簽定,整個談判過程歷時超過10年。美蘇兩國視對方為競爭對手,初時互不相讓,到最後達成共識,高層接觸交流也甚為重要,試想如果任何一方打算閉門造車,斷絕往來,當然不會有結果。中央已經展示誠意,泛民在情在理,也應該赴約交流。
中央政府多次表明政改的底線,跟從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相關決定進行普選,泛民提出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從頭到尾都違反基本法45條,提名委員會的確擁有實質提名權,只要認清這原則,筆者相信落實普選指日可待。
透過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再進行普選,最早是在1988年基本法起草時提出,最終在當時5個特首選舉方案中被中英雙方同意並共同揀選的,當年考慮到要保障工商界在香港繼續生存及確保資本主義運作,避免走民粹主義,於是採納提名委員會方式,由不同界別組成,確保不同階層均衡參與。這是有固定歷史脈絡的。
很多人忽略了一點,中國憲法第31條允許中國設立特別行政區,其制度可按實際情況而定。這就是香港一國兩制的根源。中央賦予香港權力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並非讓香港變成獨立政治實體,故此在普選行政長官的安排上,有基本法框架規範,是有必要的。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無論是誰執政,都堅守共同原則,不會推翻自己國家的政權和制度。但香港卻奇怪,參選特首的人士可不是每個都同意這原則,有些更渴望要推翻中國政府,香港卻又確實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不是奇怪麼?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主席周浩鼎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