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羅恩格林(一)

2014年03月21日
   

 

今晚終於可在香港欣賞華格納的《羅恩格林》,份外興奮。去年在本欄說過,我喜歡華格納是因為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看了《羅恩格林》。不過因為華格納的歌劇堆頭大,製作複雜,一套歌劇動輒四個多小時,即使在西方的歌劇重鎮也不輕易上演。香港西洋歌劇迷本身已經少,華格納迷更少,真的很難安排演出全套華格納。  幸好香港藝術節近來放開票房的心結,不再主打較易入口的意大利歌劇,數年前首次有《崔斯坦與伊索德》的演出,而今年終於有《羅》。
華格納的歌劇創作可分為早、中、晚三期。早期的作品只是少作,並不成熟,也太有韋伯的影子,所以差不多已被遺忘。唯一例外的是法國Grand Opera風格的《黎恩濟》,會偶爾在歐洲的劇院上演,但基本上不算是華格納的標準範疇的一部分(拜萊特音樂節便沒有此劇)。直至《漂泊的荷蘭人》出現,華格納才真正成熟。連同《唐豪塞》和《羅恩格林》,三套歌劇被稱為華格納的中期作品,在當年歐洲廣受歡迎,奠定他在歌劇界的地位。
其中《羅恩格林》這套三幕的浪漫歌劇,可以視為華格納向晚期作品邁進的一套關鍵的轉型作品。最重要的曲風變化包括把古典歌劇中用以交代劇情、像讀對白般的朗誦調,融合配上音樂的詠唱調,令全劇音樂和頌唱毫無停頓,逐漸形成華格納理想中的樂劇(music drama)。他又認為序曲應該和全劇更有連繫,所以把它改成前奏曲。其中前奏曲的旋律,更成為關鍵劇情的主導動機(leitmotif)。這些變化令《羅》在華格納歌劇中享有特殊地位。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