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柴文瀚、洪錦鉉
港視開台 一波三折

2014年03月21日
   

 

香港電視上周擱置在今年7月1日開台的計劃,並就流動電視廣播制式,以及是否需要額外申領免費電視牌照,連番與通訊事務管理局隔空舌戰。港視主席王維基揚言,一旦無法達成共識,將訴諸法律行動,相信事件將會持續。
 

 沒有信任 怎談法理
通訊局早前突然以《廣播條例》,指香港電視若有超過5,000個指定處所接收電視節目,就必須取得免費電視牌照,引發新一輪「電視風雲」。
近年,香港多了一種聲音,就是突然強調法治,就連最見人治的大陸官場,也頻頻勸告、呼籲、提醒香港要力保法治。然而在現行法例下,香港電視不論使用那套播放制式,只要有超過5,000個指定處所接收電視節目,不論民意如何,似乎理所當然要遵守規定。
可是,自去年梁振英政府突以行政手段,把香港電視變為唯一未能取得免費電視牌照的新申請者後,公眾對政府信任度急轉直下,港大進行的長期研究指,選擇「幾不信任」及「非常不信任」港府的被訪者,去年底突然升至接近35%,只是略低於2003至04年。
只要政府不獲公眾信任,由行政措施至法治制度,要取得公眾理解實為空談,正如廉政公署成立前,根本沒有港人相信政府會公正處事,警隊會維護法紀,當時若有人高喊維護法治,不是被責虛偽,便是愚蠢。
如此氣氛,即使政府銳意改革,善意行政,也只會被當作權宜之計,公眾自知在決策過程中,既無參與機會,意見更無官員理睬,又如自前途談判起,坊間對港府多項基建,等同97前由香港運錢回英國之音,充耳不絕。
特區政府成立以來,由胡仙案、人大釋法開始,早已多次自破法治根基;民主制度落後於人,市民無力以選票另覓賢能,改善制度,合法地位早受質疑;公眾對政府基礎信任早已全失,今天到頭來跟港人再說法理,談何容易。
寄望大部分公眾在短時間內掌握,甚麼是CMMB、DTMB、DVB-H等多個技術名詞,簡直難過登天,他們只是希望政府可接納民意,增加免費電視的選擇,特別是他們認為最有競爭力的香港電視,甚至法例已說明多於5,000個指定處所接收電視節目,便要先取免費電視牌照的規定。沒有信任,港府又未讓香港電視啟播,公眾根本不會接納任何解釋。      
       民主黨區議員柴文瀚

 何不先啟播移動電視節目?
香港電視(港視)與通訊事務管理局(通訊局)在大氣中互批,輿論也很熱烈。這次,港視主席王維基(圖)似乎未能得到市民普遍認同,與之前不獲批免費電視的民意相比,大不如前,氣勢不再。
王維基在不獲批免費電視後不久,公布與中移動香港子公司簽約購買流動電視牌照,令支持者為之振奮,尤其是習慣用智能設備上網的年輕一代更是期望用手機觀看港視節目。王維基繼而尋求租用亞視及電視廣播租用的發射站,但大家都是競爭者,不能成事,無可厚非。王維基再宣布打算在全港不同地區的大廈天台安裝發射器。可見,他依然以廣大電視用戶為商業服務對象。
這種張冠李戴的作法,迅速得到通訊局回應。自2014年1月起,該局已主動向王維基提出其流動電視服務可能會違法。出售流動電視牌照予港視的中移動負責人也證實,當年投得移動電視服務牌照時,特區政府已表明相關政策。等於說,通訊局並非針對港視。
這一次,王維基重施故技,希望喚起市民的支持,似乎不再有效。筆者認為原因有三:第一點,「再而衰」的道理,市民熱情退卻,難以再次動員。第二點,通訊局的應對得宜,也有甚多深得市民認同的淺白易懂的金句。第三點,也是最重要一點,王維基自己令市民失望。市民對於王維基宣布轉用移動電視,深深期待7月1日的到來,他們不懂甚麼是DTMB或CMMB的制式,總之期望在手機上看到節目。現在,有些反感他因港視不能電視播放,就放棄對7月1日的承諾;有些人甚至質疑他從中移動子公司購買移動電視牌照時,無可能不知箇中限制,懷疑他當時提出發展移動電視只是煙幕。
無論如何,我們期望香港電視先啟播移動電視!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洪錦鉉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