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熱血—今日香港極之需要的類型!

2014年03月20日
   

 

去年的電影《激戰》、《狂舞派》引起了不同年齡觀眾群入場的衝動,前者為一些正處中年危機迷惘的一群,示範了如何用拳頭、赤膊上擂台,借對手一鋪擊倒自己前半生積下來的恐懼;後者把一群無力的年輕人,用上建制以外的手段,創造屬於自己的身份認同,那管上幾代人不明白,自己一代心照就夠了。這兩齣電影重新提供誘因,讓觀眾進入電影院,在一個暫時抽離現實的環境下進行交換,輸入了一腔腔主角的熱血,為現實生活提供能量和出路,熱血類已不止活躍於動漫界別,現在已殺入真人區電影範圍了。


運動主題容易呈現熱血
《激戰》用了西洋拳或MMA,《狂舞派》則用上街舞為主角處境,共通點是均屬運動類,以運動為題較易呈現那腔熱血,如《烈火戰車》、《洛奇》等就是經典例子,在電影鏡頭下,主角們為了達成理想,往往需要大幅度提昇自己能力,不二法門就是名師與練習場面,訓練必然艱苦,日復日流出的汗水,具體展現了肉體正遭遇一場原本可避免的磨練,達成夢想需要有受苦的心志、100%專注和紀律,接著的是跟對手惡鬥的場口,那些你追我逐、拳來腳往,富競爭性的比賽畫面,可展示主角面對逆境的勇氣,因長期練習爆發出那份「升呢」的能耐,最後成敗結果不是重點,熱血已充分呈現在主角追逐夢想的歷程。觀眾透過運動主題,明白達成夢想的方法與付出,對自己所處的現實光景,生發了另外的想像──其實我也可以有夢!


小人物追逐大理想,喊出天下嘉農
台灣電影《KANO》同樣以運動為題材,選了台灣熱門運動項目──棒球,以上世紀嘉義農林野球隊打入甲子園的故事為背景,傳奇在於球隊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洗脫了長期敗陣的醜史,短短一年內脫胎換骨,成為台灣棒球代表,進軍甲子園,而促成這場改變的人,卻是日籍教練近藤兵太郎,球隊成員包括了漢人、日本人和原住民,對當時來說,算是一種破天荒的組合,鄉民自然瞧不起這支雜牌軍,但在教練眼裡,不同種族各有長處,大喊口號是教練燃起球員消沉鬥志的第一招,當夢想掛在口邊,感覺就不會遙不可及,接著一場場地區比賽撻著了那種不要輸的慾望,主投手(曹佑寧飾)因為敢於追夢,隱藏的素質慢慢呈現,起初看似柔弱,卻能爆seed至隊中最強,球員的成長製造了熱血氛圍,場場甲子園大賽確成功讓觀眾同步感受夢想成真的喜樂,看畢自有沸騰旺盛的鬥志,不同種族各司其職,把強勁對手一個個打倒,棒球場就是社會的縮影,導演馬志翔、監製魏德聖藉著球隊這次成功案例,為社會族群共處開了一道藥方,提出了一個不一樣的共融想像。


熱血不要停 讓城市解凍
除了種族橫向,電影還有不同年齡層的縱向共融,永瀨正敏飾演的近藤兵太郎成全了球員夢想,同時也完善了自己,任何年齡也可為夢想再度熱血,熱血不是年輕人的專利,球隊、城市道理異曲同工,當《KANO》盡了自己在社會文化層面的本分後,接下來該是公民、政府接棒,把這個光影定下的藍圖落實,熱血可不能停下來,尤其當下的香港冷鋒強勁,期望更多本地熱血製作為城市解凍。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