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古俊軒、陳振寧
李慧玲被炒 掀打壓疑雲

2014年02月21日
  • 李慧玲早前在記者會作控訴。(資料圖片)

   

 

商台上周突然解僱節目主持人李慧玲,至今並無清楚解釋及交代原因,李慧玲將事件定性為政治打壓,並將矛頭指向特首梁振英打壓新聞及言論自由,有輿論認為,李慧玲提出指控應拿出實據證明,雙方各執一詞;記者協會等團體將於周日發起「企硬反滅聲,撐言論自由」遊行,估計事件會繼續發酵。
 

 設計對白:言論自由實屬無中生有
李慧玲被炒,再次觸到港人神經。有人嘲笑,「言論自由死完又死、死唔斷氣」、「香港又有最黑暗一日」。當我們又被「李慧玲所講是否屬實」、「指控梁振英打壓言論需要證據」等等分散視線,言論自由的心跳再度上升,血壓繼續下降。
對於每次的聲援、抗議,筆者懷疑是否已成哀求。這些行動除引起公眾關注,當權者卻視之毫無威脅,其後甚至變本加厲。政權整頓媒體從不是新鮮事物。那怕眾人早已忘掉唐英年指控梁振英提議出動防暴隊、進言縮減商台牌照期限,訴諸港人記性有限於事無補。
反之,我們,尤其自稱「民主的支持者」,是否應當想想,想想自己有否盡力記起,有否盡力說服身邊的人,香港正面臨生關死劫。政改爭論白熱化,中港矛盾繼續升溫,香港早已進入全面抗爭階段。如果我們都願意「行多步」,從向身邊人分享新聞開始,到主動討論時政、尋根究底,養成良好的公民習慣,加上新媒體的興起,其實包括言論自由在內的核心價值,豈能輕易奪取。
請勿讓強權轉移視線。繼續爭論李慧玲事件孰真孰假意義甚微。問題在於相關事件已是數不清的第幾次警號,提醒港人沒有自己的媒體:凡辦報的差不多都是「境外勢力」、「地產霸權」,兩大免費電視台早已脫離本土,而新民主力量賴以生存的網絡亦同樣面對「網絡23條」的威脅。
與其期望惡勢力向你低頭,倒不如武裝自己,寸土必爭?無論「驅蝗」行動爭議多大,招致當權者高度關注卻實是確實果效。港人如要保存自由,必先求諸於己。祈求當權者良心發現,好比海底撈月,痴心妄想。
如果我們仍然苦苦哀求,抗拒於日常作等價交換,某天梁振英或會吐出一句:言論自由實屬無中生有。
       新民主同盟古俊軒

 李慧玲被解僱因由應慎思
近日社會熱議「名嘴」李慧玲被商台解僱的事件。輿論壁壘分明,支持李氏的都把事件歸因於政治決定,新聞和言論自由受打壓,反對的則歸因於商業決定,是僱傭關係問題。各執一詞,誰是誰非,市民難以判斷。
這裡有數個問題值得思考。一是此次事件與新聞自由的關係。李慧玲的節目應為收聽觀眾來電並作評論的政論節目,而非新聞報道。「名嘴」並不用像記者般必須遵守一定的操守,例如避免利益衝突,以公平、客觀的態度處理新聞等。他們能以個人好惡、立場,選擇事件,並作大膽評論。所以評述此次事件的焦點應是言論自由,而非新聞自由。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都應被尊重,但是這種尊重並不能確保一個人可以永久在大氣電波裏擔當「名嘴」。電台節目主持人的變動是否都需要提升至政治層面,值得商榷。
二是此次事件的多種可能性。商台辭退李慧玲,社會流傳多種說法,例如李氏密謀跳槽曝光;李氏批評政府、商台及其客戶,令商台高層不滿;李氏主持的節目吸引力下降,商台希望調整節目路線;李氏與商台高層有私人恩怨等。筆者並不知道背後的真正原因,只想點出如果各方未能拿出證據,那麼以上原因都未能排除,市民只能憑其感覺選擇相信誰。
三是李慧玲認為這是梁振英政府打壓言論和新聞自由的舉動。這是重大的政治指控,涉及整個社會的福祉。就此,李氏應交代相識逾十年「梁振英身邊嘅人」是誰等問題,否則憑片面之詞,難免令人覺得事件只是李氏為自己塑造「因敢言而被政權打壓」的英雄角色的舉動而已。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秘書長陳振寧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