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楊岳橋、朱浩霆
紓緩公屋輪候 學歷扣分存疑

2014年01月24日
   

 

現時公屋輪候冊有23萬名申請人,當中逾7萬個申請屬35歲以下單身人士,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早前承認,公屋輪候冊存在「水份」,正研究定期抽查申請人的資產及改變計分制,以期縮短輪候冊,並會考慮社會上有人提出「學歷扣分制」的意見,但輿論反響頗大,認為徹底做法應是增加供應,並重建房屋階梯。
 

在輪候冊上的等待
最近,政府公布公屋輪候冊的輪候人數突破23萬,有關當局3年上樓的承諾更不可能落實。在如此龐大壓力下,張炳良局長在早前的電視訪問中拋出定期審核單身輪候人士入息及資產,以縮短輪候人數,這是政府就縮短輪候冊的第一著。另外,較早前有消息認為高學歷者不應申請公屋,並將學歷達到某水平者剔出輪候冊,以更進一步縮短輪候時間。
先談審核入息及資產。
按政府的界定,公屋是一項提供予社會有需要人士的福利,正因如此,公屋的申請者,不論單身或以家庭為單位,都必須要申報其收入及資產,以區分真正有需要者。近年樓價高昂,輪候公屋成為某些年輕人對滿足其住屋需求的最佳選擇。他們在成年後立刻入紙輪候,待輪到公屋單位正值成家之齡。當中有人在等候期間生活得以改善而不再需要公屋,但冊上有多少人是超出資產要求而繼續輪候,則不得而知。政府作為把關者,不管輪候冊的長短,確保公共資源用得其所,定期審核申請者的資格本是應有之責,政府現在才提出審核,其實來得太遲。
話分兩頭,高學歷者是否必然等同高收入,因而不用及不應輪候公屋,似乎邏輯上站不住腳。一紙大學畢業證書在勞工市場「價值」多少,相信香港人心中有數,何況人有三衰六旺,高收入人士也有領取社會福利的可能性!提出此建議者要不是與香港民情嚴重脫節,就是以年輕單身人士為打擊目標以轉移公眾視線!
要正本清源,特區政府應該從供應入手,盡快增建公營房屋,讓公屋居民可以選擇居屋作為向上流動的住屋方式,騰出公屋給輪候冊人士,發揮房屋旋轉門的效用,又配合輪候期間及定期的住戶入息審查,才能真正處理公屋輪候冊的問題。       公民黨執委楊岳橋

 重建房屋階梯是最好方法
香港的公屋體現了剩餘福利模式,即政府的介入只會於個人沒法從市場及家庭獲得滿足時出現,通過嚴格審查後提供社會福利,並於個人能力提升時適時淡出,故公屋主要用以解決低收入家庭及長者的住屋需要。然而,近年單身年輕人申請公屋數目劇增,不足30歲的申請人過去7年增加3.5倍,當中約有半數更具備專上或更高學歷,引起社會關注。
事實上,這現象出現源於過去樓市復甦及開始瘋狂時,政府未有為「孫九招」鬆綁。房屋供應不足,熱錢流入樓市導致樓價飆升,加上停售居屋,使市民置業階梯失卻緩衝。樓價及租金已達嚴重不合理水平,公屋變成年輕人的理想蝸居。政府認為輪候冊存在「水份」不無道理,筆者亦傾向支持定期審視申請人的資產及收入,及改變計分制,使中年單身人士更快上樓,令更具迫切需要者優先獲配公屋。
但政府提出研究的「學歷扣分制」有邏輯謬誤,其背後邏輯為高學歷有更多機會向上流動,更快超越公屋的入息及資產限額,故應在現行制度予以扣分,使其他低學歷者更快上樓。但自董建華時代大舉推廣專上教育,現時公私營及海外遙距學位課程盛行,學費高漲的同時是學歷貶值,2011年香港人口普查數據顯示,逾四成15至24歲擁有專上學歷的年輕人,月薪少於8千元,收入還低於洗碗工及大廈保安。此外,缺乏軟技能的高學歷人士,求職也可能有困難,可見「學歷扣分制」並非合適制度。
審計署曾批評現時隨著輪候時間而加分的計分制,是變相鼓勵年輕人最好在18歲便申請公屋。與其研究邏輯謬誤的「學歷扣分制」,筆者建議政府研究「全日制學生禁止申請公屋」,杜絕年輕人在求學時期申請公屋。
大量年輕人申請公屋,源於樓價高企及缺乏房屋階梯。現屆政府重建房屋階梯,重推居屋、增加房屋供應及提倡青年宿舍等措施,方向正確。另外,資源分配更要講求效益。政府應做好把關,定期審視申請人的資產及收入,以免每年只得2千個的非長者單身人士公屋配額被錯配。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朱浩霆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