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都是我們的事

2014年01月23日
   

 

曾經公信力第一的報紙,抽作者稿。走知識分子路線的免費報,被抽廣告。傳媒腥風血雨、風聲鶴唳,不是今天的事。但今天,愈走愈艱難。
《明報》換老總,我們會說,劉進圖幹嗎不辭職?《am730》被中資公司抽廣告,施永青揚言不賣盤,最多「唔做就執咗佢」,我們又不免輕嘆,千萬別話執就執,寸土必爭啊。
留下的,被質疑;離開了,又太可惜;進退皆兩難。傳媒高層要用良心去交換大信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好可悲。然而,你以為留下就能奮戰至最後一刻?事實是,滅聲只是遲早,臨死前還可能無可避免地,逐步退讓畢生堅守的原則……
連日來聽得最多的講法,是老闆有權換人、老闆有權主宰方向、老闆有權作商業決定……「老闆大晒」的價值,從來無人質疑過。問題是,以往的老闆,儘管大晒,卻仍然尊重商業運作與新聞自由之間那堵無形的牆,仍然有胸襟包容編採自主,甚至因而承受某程度的商業後果。
如今,那堵牆被粗暴地打垮,傳媒人徒有一支禿筆,眼睜睜看著土地失守,毫無還撃之力。純粹的商業壓力,要撐住已經不容易。要談新聞自主,還看良心金主,願意少賺一點甚至倒蝕一點捱下去。但商業加上政治壓力,考慮就完全不一樣,良心金主都會膽怯。
要長久生存下去,關鍵一直都是一個「錢」字。很可悲?不。還好是這樣。錢是傳媒的關鍵,人數就是錢的關鍵。有讀者才有廣告。老闆大,顧客更大。要捍衛新聞自由,不能靠傳媒本身,而是靠你和我。上周在電台,好多聽眾打來說,各大傳媒被整頓,只要從業員緊守崗位,就不必太擔心,也無需額外支持。不曉得這想法是太天真抑或太傻。真相是,要維護新聞自由,好難。但無論前路有多艱難,能夠決定傳媒生死的,說到底,是受眾,是你和我。今天我們麻木,明天別要對著打翻的牛奶哭。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