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尹兆堅/洪錦鉉
施政報告
毀譽參半

2014年01月17日
   

 

特首梁振英前日發表其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報告重點集中在扶貧助弱,贏得不少基層掌聲,但其他民生政策範疇則被指力度不足,勞工界最關注的標準工時及強積金對沖機制等訴求卻隻字未提,被質疑是拖字訣。


「施政報告」還是「拖政報告」?
特首梁振英剛發表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圖)。總的而言,施政報告被主流媒體和不少人形容為「派糖」、「開倉派米」、「開大水喉」扶助基層和弱勢社群。行會成員鄭耀棠更盛讚這是鉅細無遺、詳盡具體,回應基層市民需求,「一份非常之好的《施政報告》」。
然而,這是事實嗎?表面上看,施政報告像回應不少民生訴求。先不論梁政府的管治和政策執行力,單看這粒糖的包裝紙,似乎很漂亮,但不少施政建議徒具姿態,不湯不水,在在隱藏一個「拖」字,活脫脫是一份「拖政報告」。
首先,報告對政改問題著墨不多,明顯有迴避之意,有關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部分亦只有一小段。
社福方面似乎佔較大篇幅,然而亦只是斬件處理,欠缺長遠規劃藍圖。建議也是不湯不水,例如全民退休保障、解決強積金與長期服務金對沖、標準工時、統一公眾假期等隻字不提,連最容易處理的長者二元乘小巴優惠,都要拖到下年首季才能漸次推行。鄭耀棠竟敢說這是一份很好的施政報告?
房屋政策上,報告沒有提及政府在滿足市民尤其普羅大眾住屋問題上,肩負起更積極角色,沒有具體增建居屋和滿足22萬戶輪候公屋人士需求的承諾。較受關注的是重建華富邨,但其實全香港有近40條公共屋邨與華富邨的樓齡和樓宇狀況類近,為何不應關注團體和居民訴求,提出過往港英年代行之有效的「五年重建滾動期」,制訂一份整體舊公屋重建名單,進行大規模舊公屋重建計劃?總比「盲搶地」有規劃和政策遠見。其他的政策範疇,都有著上述的「拖政」影子。如此下去,政治社會民生問題積聚,如雪球滾動。最終,要滾的不是雪球,而是梁振英本人。       民主黨尹兆堅


對副學士的回應
梁振英行政長官發表2014年施政報告的封面句子,「讓有需要的,得到支援;讓年青的,各展所長;讓香港,得以發揮」,清晰地說明了三方面施政方向:一,關愛社會上弱勢群體和基層;二,重視年輕一代的成長與發揮;三,對整體香港發展的進行規劃,而且每方面都有回應市民的關注。然而,雖然很多項目都有觸及,相關措施的力度及廣度卻不足。
以副學士學生關注的升學為例,施政報告主要有兩項幫助副學士畢業生繼續升學的資助,第一,「由2015至16學年起和緊接的3年規劃期內,逐步增加資助院校高年級收生學額共1,000個;到2018至19學年,每年將有5,000名表現優秀的副學位畢業生可升讀資助銜接學位。」第二,「推行一項新的資助計劃,資助每屆最多1,000名學生,修讀配合本港人力需求指定範疇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計劃如推行,將惠及三屆學生,然後再檢討成效。」也就是說平均每年才增加330多名副學士畢業生的資助升讀學士學位的名額,從現在的4,000名增加到2018至19學年的5,000名,加上指定範疇的資助名額,在2018至19年度最多有6,000名副學士畢業生得到資助繼續升學。
根據民建聯家庭事務委員會早前發表的「副學士出路調查」顯示,現時每年有3萬多名學生升讀副學士,有近75%學生均表示想進一步讀學士課程,即約有超過22,500名副學士畢業生希望可以繼續升學,遠比6,000名的資助名額多。
筆者在行政長官地區諮詢會上,幸運地被抽中發言,提出了三方建議,其中一項就是關心副學士學生的升學出路。筆者提出兩點建議:一,增加本港學士學位名額,幫助副學士學生升學;二,與內地、台灣及其他國家地區商討副學士學位與當地學士學位銜接。雖然第一點建議算是得到回應,但資助名額還是不足,希望政府更廣闊地考慮副學士學生出路,第二點建議是擴大副學士學位的國際認同,增加副學士畢業生繼續升學的路徑。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洪錦鉉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