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品「味」師

2014年01月16日
   

 

心水清的讀者,可能早已發現,小女子在《am730》逢周三的賞味版,還有另一個專欄,叫作《Eat Play Love》。
每次下筆,我總有奇想。談喝酒,我們有品酒師。這些人研究年份、產地、質地。他們懂得買又懂得喝,一入口如數家珍……同樣道理,談吃,有沒有人會訓練專業的品「味」師?
「品味師」不是人人能當的,必須通過入門考試。舌頭愈敏感,愈能分辨細緻的味道,愈有機會被取錄。這天份,可還是天生的。就像某些人的身形比例,特別適合跳舞或者當運動員一樣。
目前寫食評的人,抱著神農氏嘗百草的精神,嘗盡天下美味,然後按心水推介。態度認真,卻不一定有系統。訓練「品味師」的學堂,卻可以整合出一套有系統的課程,由食物的基本知識學起。包括食材的來源、產地、分級、培植方法;營養的含量與配搭;烹煮技巧如中國人的煎炒燜燉炸,或者西方人的焗餅藝術等等。
此外,還會鑽研不同地域吃的文化,例如法國人的精緻與慢吃,德國人的大啖啤酒大啖肉,從而了解不同的民族性。一個成功的「品味師」,舌尖一碰食物,嘴裡就能吐出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由分析味道開始,分享文化作結。
在這些基本功之上,每位「品味師」還可以開拓專門研究,例如,吃肉的門派、吃素派、宴客派、小菜派、住家菜派……認真的程度媲美行醫。苦讀五年,不過打好底子,要再進修各個專科,十年寒窗是等閒事。
品味師完成培訓後,可以為飲食集團當買辦,五湖四海去搜羅菜式,尋找食材,聘請一流廚師,又或者為各種大小場合設計餐單菜式。
品味師的舌頭,就是食物的QC(quality control),而吃是世界的共同語言。行業發展下去,還可舉辦國際品味交流會,而不是大堆頭的賤賣散貨場。吃不為醫肚,而是陶冶性情的學問。可惜發夢沒那麼早,哪兒有這樣的一所學堂,我第一個報名參加。

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