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文化評壇 - 簡淑明
何偉龍人生(1956-2014) 透支生命 彰顯戲劇狂熱

2014年01月13日
  • 陳淑儀(左一)與伍潔茵(左三)承認受何偉龍的感召,很願意把他的戲劇傳承夢延伸下去。

  • 蘇忠的度縮令人討厭,但觀眾都會記得他其實很愛家人。

  • 蘇忠的度縮令人討厭,但觀眾都會記得他其實很愛家人。

   

 

何偉龍在踏入2014年的第7天,走完了他的戲劇人生。在《城市故事》中以演出孤寒度縮地產公司老闆「蘇忠」揚名,很多長大了的電視觀眾,仍然記得他當年怎樣欺負弟弟彭健新及么妹吳茜微。回到現實世界,何偉龍與「度縮」絲毫沾不上邊,還有一種「去到盡」的張狂。如果必須要透過燃燒生命,來傳承本土創作的火種,他就讓它消耗到盡頭。58歲的男人活得似八旬老翁,昏迷前一天還在籌備劇團大綱。他用他的性命告訴劇壇,對戲劇,除了愛,沒其他詮釋。


陳淑儀中學畢業後當了銀行職員,偶然參加了浸會學院校外進修部的戲劇班。在加拿大約克大學戲劇系畢業、當過職業演員,還在無綫處境喜劇擔演重要角色的何偉龍,正是班上導師,兩人的師徒緣份,就在1987年滋養起來,一養27年。
「何偉龍好有趣,佢教人多過教戲,睇人品性亦多過睇人嘅能力。每個班畢業後,會參與一個大型製作。我當時無經驗,何偉龍逐句逐句對白教我說。他有句口頭禪,無論我之後讀完演藝、當了職業演員、到外國進修,甚至回來做了演藝教師,遇到難題時,偶爾腦中都會響起:『做啦!上得台,有咩好驚?去啦,我做俾你睇!』我係一直見證著佢身體力行,甚至話係身先士卒。」
所謂身先士卒並不誇張。何偉龍在加拿大是接受軍訓式戲劇訓練,晚年百病纏身但仍聲如洪鐘,全賴年輕時有同學坐在身上,鍛鍊到仍能丹田發聲所賜。他崇尚20世紀劇場大師告魯托斯基的實踐學,習慣團隊式訓練,創辦灣仔劇團,堅持與團員一同清潔、搭台,平日還挨家挨戶到大廈洗樓,放下新劇宣傳單張。他習慣不眠不休達致目標,台下不眠,但上台後眼神炯炯,如有神助。但他有先天糖尿病,禍延至腎衰竭,要換腎續命,換腎後長期服食類固醇及抗排斥藥,身體水腫,近年行動不便,驟眼看,以為是八十歲的伯伯。
重病如此,陳淑儀記得何偉龍把換腎後的日子,視為賺來的,「我咁就賺咗六七年喇。更加要做我最想做的事。」何偉龍為人生最後一個劇團《團劇團》出心出力,曾跟戲劇導師伍潔茵透露過,「我今日好有趣,入去銀行飲杯茶,答幾條問題,又借到嚿錢喇,好得意。」那「嚿」錢,大家都知,是放在劇團製作上。他視錢財如糞土,義字當頭,跟伍潔茵開班,但從不跟她簽約,「佢相信我會履行承諾,這樣定了,剛十月時再問我,我哋要計劃下一年喇,他希望將戲劇傳承下去……」
演出《長髮幽靈》期間,醫生察覺何偉龍腎功能不對勁,要求他做抽組織手術,他反建議完騷後做,還嫌等候需時,執起劇團未來大綱在病房內企劃。醫生發現腎出現排斥,正打算商議一下清血的時間,但他1月7日早上陷入昏迷,不久就過身了,走得太快,醫生與家人仍莫名其妙。


後記:何偉龍在《團劇團》的日程表內列載了往後發展,排程一直到2018年。即便如此,他還是預知了生命總會走到盡頭,老早把團務好好分配打點,從今以後,按何偉龍的意願,陳淑儀將接替藝術總監職務。《團劇團》的傳承路,在往後有、還是沒有何偉龍的日子,也會如此的走下去……還是那一句:唏,有乜好怕呀,做啦!


簡淑明-閒遊劇場的時事新聞工作者,在戲如人生、及政場如劇場的時空找到交叉點,要與眾共享。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