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我唔知,總之……

2014年01月09日
   

 

電影《阿信的故事》裡,有這一幕。
話說小阿信在加賀屋當傭人,某天哄小主人睡覺之際,看見大小姐房間裡有本書,忍不住拿上手翻看。剛巧少奶奶叫她,她就順手把書藏在懷裡。
後來大小姐發現書不見了,阿信人贓並獲。少奶奶大興問罪之師,不問自取,是為賊也,都說出身不好的下人,就是幹不出好事來。
眼看阿信要被辭退了,老奶奶氣定神閒把阿信差來,當眾問她,為何偷書。阿信邊道歉邊說,我本想看看而已,打算過後就歸還。
老奶奶問,你看得懂?阿信點頭,不徐不疾捧著書唸起來。全場人嚇呆了,老奶奶於是說:「明白了。書唸得那麼好,偶然看見別人的書,想拿來翻翻,這心情,可以理解。」
以後的發展,我們都知道了。老奶奶讓阿信跟大小姐一起上學。阿信也由一個傭人,變成了一代百貨集團的創辦人。
故事,可以是不一樣的。無論如何,偷東西就是錯──加賀屋完全有權不理三七廿一,如此一錘定音。乾手淨腳,也是表面上最忠於是非黑白的方法。
情況有點像《孤星淚》裡的華桑。他因為偷了一條麵包而坐牢十多年,最後逃獄,警員沙維誓要追至天腳底──不管如何,逃獄就是不對!
但老奶奶無這樣做。她去了解前因後果,考慮阿信的苦況、對唸書的渴望,然後,因著理解而把問題化解。
邊看邊想起香港,因為近年社會正正充斥著「我唔知,總之XX就是不對」的講法──講粗口就是不對、玩諧音公仔就是不對、激進就是不對……然而,問題是否全在當事人身上?
老奶奶從沒說阿信做得對,但她也從不把對錯簡單二分。就像華桑偷麵包和逃獄,真正的問題,其實源於人民生活困苦以及制度崩壞。
簡單二分,表面正義,實則假道學。奇怪的是,這些假道學,怎麼又從沒一錘定音批評特首──我唔知,總之講大話就是不對?!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