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舒伯特的演繹

2013年12月27日
   

 

上周談到舒伯特的late sonatas,是因為預備了在這個聖誕節細細欣賞這幾首傑作。我沒有宗教信仰,也已過了假日與朋友狂歡的年紀,所以過去數年我都喜歡用這幾天假期,躲在家中,足不出戶,靜靜地欣賞音樂。正如我上周所說,舒伯特的樂曲,最適宜在這些日子聆聽,令心情平安喜樂。
聽了數天音樂,想談談演繹的問題。舒伯特的這幾首樂曲的技巧都不算難,一般的鋼琴表演者都能輕鬆應付。但對樂曲的理解及思考,卻可立即把不同鋼琴家分出高下。譬如D960的第一樂章,我連續聽了Perahia、Brendel、Richter、內田光子、Arrau、郎朗、Horowitz和Schiff,明顯聽出郎朗的版本是完全比下去的。我不知道郎朗是否認為舒伯特太簡單了,或是他彈甚麼都會萬人讚賞,所以沒有特別用功。整首第一樂章好像只有強、中、弱三種音,音量變化毫不細緻。更可怕的是那呆板的音色,全曲給人很吵很亂的感覺。他以為自己在彈Rachmaninoff,把音符高速地全彈出便成?
有些人會說郎朗是炫技鋼琴家,舒伯特不是他的repertoire。我明白,但不太同意。Horowitz的鋼琴技巧還要更驚人,是震古爍今的炫技大師呢,但聽他1953年在Carnegie Hall的版本,雖然稍欠內斂,卻有一種其他鋼琴家沒有的行雲流水,音色的變化亦極為精微。所以關鍵還是音樂修養和思考。比起剛才列出的眾位大師,郎朗要上一層樓,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7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