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趙恩來、甘文鋒
述職規範化 不滿先兆?

2013年12月27日
  • 梁振英早前向國家主席習近平述職。(資料圖片)

   

 

香港回歸16年後,中央政府首次要求特首述職規範化,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早前明言,特首今後不能只報告成績,還要「找到不足」,此話引起外界臆測,認為中央不滿特首梁振英的施政表現,意味中央將會改變對香港的政策,更積極介入特區事務,但亦有輿論認為述職規範化合情合理,並無不妥。
 

 梁振英正在斷送高度自治
2004年底董建華在澳門向國家主席胡錦濤述職,卻被胡錦濤當面訓斥要「總結經驗,查找不足」,及後不足三個月董特首便即宣布腳痛下台。如今特首梁振英赴京述職,又再面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提出要「找到不足」,這樣難免惹來外界揣測中央對特區施政不滿,甚至質疑梁振英的管治能力。
事實上這聯想絕非穿鑿附會。在講究揣摩上意的中國政治,領導人在特定場合之下都有其語言使用系統,期望聽者心領神會,達至目標而不失身份。
身為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王光亞當著香港傳媒的鎂光燈前,直指要對施政問題「找到不足」,殊不簡單。再者,中央提及要規範特首述職制度,又要求政策局官員隨行,美其名「解釋政策」;但實質上已用行動表達對梁振英施政的極不信任,中央認為有必要親自介入穩定香港局勢,避免再次出現管治危機。
其實,北京的態度相當清楚:面對特區政府的施政亂局,會以直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來加強控制。這樣亦意味著中央不再相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能夠駕馭錯綜複雜的香港政局。我們可以預示,中央對香港的干預只會有增無減。至於中央會否容許香港落實普選,體現港人當家作主,答案似是呼之欲出。
更可悲的是,香港社會竟有不少人試圖為中央赤裸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保駕護航,斷送香港前途與自主權利。或許香港社會唯一出路是靠我們自己去爭取普選權利,解決當前缺乏民意認受的管治困局。但在事事講求操控的中共跟前,要逼使北京就範,容許香港實行民主普選,還需經過艱苦博弈才能成事。
正當梁特首聽到王光亞道出「民望並非評價功過主要標準」的客套話而沾沾自喜,港人只能暗自哀悼高度自治的淪亡。!           
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

 述職規範化不會削弱兩制
國務院的官員指出將要規範化特首述職,旋即引起很多人的猜度,究竟規範化會否削弱兩制,要評論先要弄清楚所指的規範化是甚麼意思。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指出,過去述職比較多說做了哪些成績,現在亦要求他們轉達不足,以及新一年有甚麼計劃,也要匯報貫徹落實基本法方面,取得哪些進展及存在哪些問題。
由此可見,所謂的規範化有兩個改變,首先是之前主要談過去的成績,但規範化後,亦要談現時的不足,以及將來有何計劃改善;其次是針對基本法,希望特首重點報告落實的進度及困難。其實這兩點都應該是行政長官的應有責任,根據基本法第43條,行政長官除了要對特區負責外,亦應該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而在第48條第2款中,更特別指出行政長官的職權是要執行基本法,因此中央要求行政長官在述職時,檢討工作的不足以及提出未來計劃,甚至特別強調基本法的落實,亦合情合理。
有評論認為,述職規範化會令到一國強於兩制,因為特首這種規範化述職就像年度考試,特首可能為了考試標準,而定立迎合中央的政策。這個說法並不成立,因為基本法第48條第8款已經規定行政長官要執行中央指令,中央有任何政策,大可直接下達給行政長官;而且對中央而言,行政長官做得好壞的唯一標準,就是有沒有好好處理香港的事務。
述職規範化可以令中央更好把握香港現況,甚至在有需要給予更有效的幫助。一國與兩制並非零和遊戲,筆者同意述職規範化更能體現一國,但也不等於就削弱了兩制。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回首頁      列印

 

/7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