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舒伯特和Late Sonatas

2013年12月20日
   

 

曾經有知名博客說舒伯特只是個「普通」的古典作曲家,令我哭笑不得。沒錯,若真要排次序,舒伯特在音樂史上的地位,及不上同樣在維也納成名的另外兩位巨人。他的管弦樂作品只是平穩,遠比不上貝多芬(老實說,誰比得上?)。旋律雖然寫得出色,卻也拼不過莫札特的出神入化(也是那句,誰拼得過?)。但舒伯特的藝術歌曲Lieder、室樂作品和鋼琴奏鳴曲,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不少評論人都會把他列為古往今來十大古典作曲家。若果說十大也只是「普通」,那世上也再沒有人敢作曲了。
不過,這也反映了舒伯特在香港是如何被undervalued。舒伯特音樂獨有的文質彬彬氣韻和那種寧靜,其實最適合尤其是都市人進入冥想狀態,釋放自己。但要推介他的音樂,藝術歌曲太過「曲高」,真的沒甚麼人喜愛。室樂也太悶藝。唯有他的鋼琴曲反而平易近人,結構簡單,旋律豐富。其中被譽為可以和貝多芬頂尖作品比肩,晚期最後三首鋼琴奏鳴曲D958、D959和D960,是最應該廣泛地認識和喜愛的樂曲。
這三首統稱為Late Sonatas的作品,在十九世紀時也不受重視,被認為結構過於簡單,樂曲變化缺乏戲劇性。但正正是這兩點,因為過去數十年觀賞角度的改變,現在它們反為演奏家和樂評家所重視。
若讀者希望聽音樂能精神寧定,我推薦D960的第一樂章。清秀的旋律,間斷着那著名的「神秘顫音」,可掃除所有雜思。若想聽如歌的旋律,D959的末樂章則是不二之選。這是少數配得上「美得像首詩」的音樂!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