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唱盤上的快樂聖誕

2013年12月19日
  • 集合當年英國流行樂壇一班翹楚灌錄的Band Aid《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 Erasure的《Snow Globe》。

   

 

又到聖誕,看新聞又見美國人在感恩節Black Friday如何瘋狂購物不久,香港工展會的一蚊福袋,見到公公婆婆爭個你仆我碌,當任何大時大節都淪為搶錢商機好日子,這個世代是否只剩下「消費與頂你個肺」的生活模式?大家天天不明所以邊鬧「頂你個肺」邊幹活,每月出糧亦不由自主「消你個費」來換取暫借的洩慾快感,那麼,聖誕節是否又必然Merry Christmas好快樂?或許,完全多得一首又一首傳統聖誕詩歌,如與生俱來的快樂頌,一直長伴我們千世紀;幾十年來,好多歌手樂隊似乎都同對聖誕歌曲情有獨鍾,總有至少一兩首聖誕歌或聖誕專輯普天同慶,今期亦跟大家分享個人不同年代的聖誕佳音備忘錄。

 難忘的1984
「再聽這古老擴音機,就似是置身於1984……」是本地二人組合Swing曾如此懷念《1984》,到底1984年的聖誕節有幾令樂迷念念不忘?Band Aid《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是當年英國一連五星期的聖誕冠軍歌,當大家都忘於籌備派對,準備衣著打扮,又或選購禮物之同時,可曾想到有些地方有些人,根本連聖誕節也不知是何事?上世紀最矚目的樂壇善舉盛事,一首既好聽又有意思的群星大合唱,之後分別有1989年Band Aid II及2004年Band Aid 20的延續篇;然後,Wham!《Last Christmas》亦是1984年的聖誕名曲,翻唱版本眾多,時至今日,依舊年年大派用場,又有誰在意曲中本屬失戀傷心聖誕之真諦?近年以The XX玩出低調電味的BBC現場版,及Scala & Kolancy Brothers的詩歌版最引人入勝;另外,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The Power Of Love》感動心靈的三皇來朝MV,又或Spandau Ballet《Round And Round》借四季佳節喻意循環兜圈的人生道理,全屬1984的古老擴音機珍藏回憶。
 

回味的1995
1995年日本二人電子組合Dip In The Pool推出《Miracle Play》聖誕細碟單曲,日文為《天使降臨之夜》,旋律優美動人,甲田益也子如天使般的聲韻,閉上眼靜心細聽,總自動浮現一幕幕白雪飄落的和諧景象,曾幾何時,成為自己每年聖誕的「不設劃位」電台節目指定選曲;同年,Minimal有幸跟黃耀明合作《萬福瑪利亞》一曲,並於聖誕時分,再來一個名叫「Go Tsim Sha Tsui East」的混音版本,當年平安夜晚上,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倒數派對,亦被明哥邀請一起現場演出這個Remix版本,回味無窮;實在,自己跟明哥的聖誕混音似乎特別有緣,1997年有《來 (The 2nd Coming)》,2000年有《罅隙》Chill-Out版,2004年則有《劃出彩虹》為聖誕活動演出的X’mas期限混音版。
 

失樂的2013
今年又如何?個人而言,唯一驚喜就只得Erasure《Snow Globe》合輯,首推十六世紀拉丁聖誕詩歌電氣改造的《Gaudete》,開首即來Andy Bell天使清唱,再轉入Vince Clarke手到拿來的Syn-pop編曲,重拾一點Depeche Mode初出道的Analogue魅韻構圖;另外,我會選擇Goldfrapp《Tales Of Us》,根本它絕對是屬於冬天,尤其至愛的—《Annabel》,十度以下的冷空氣氛圍下的寂靜美,倍覺對號入座;然而,去年2012末日陰霾下,大家可能錯過了的Tracey Thorn《Tinsel And Light》聖誕合輯,是重溫好時機;如今聽著明哥剛發表的全新主打《太平山下》,又想起1988年達明一派《今天應該很高興》,原來25年過後,活在山下的,一天比一天好焮,多麼多麼的瘟症,彼此仍見證在面前,阿門!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