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有沒有肯定的革命

2013年12月12日
   

 

香港政府剛剛宣布久候的政改諮詢,南非傳來曼德拉逝世的消息,時間煞是巧合。曼德拉的功業,不敷贅言。我覺得更有趣的是,一個革命者的心態,究竟是怎樣的?
例如,在長達27年的牢獄歲月中,如果你問曼德拉,這個牢,一直坐下去,就會坐到平權那天嗎?他一定答,不知道。如果在宣布假釋的前一天,問他,有一天,你會重見光明嗎?他同樣會說,不知道。
革命最磨人之處,不是犧牲,而是,不肯定有沒有回報。世上有很多事情,在成事以前,都是不可能的。然而當你以為光明永遠不來,它忽然明天就來了。革命要成功,首先要放棄預計成功的機會。
如果革命也跟民族性掛鈎,香港人最大的弱項,恐怕不是不努力。相反,香港人比很多民族都要勤力。催谷子女上很多興趣班的,是香港人。前設是,有辦你睇,催谷就能考上好學校。下了班捱眼瞓唸好多張沙紙的,是香港人。只要老闆承諾,高學歷就能升職。努力賺錢供樓的,是香港人。只要他相信,有了一層樓就無後顧之憂。
香港人不怕辛苦,只要那回報,事先張揚。所以,如果有一天,爭取普選,就像打機儲分一樣,夠分就能過關,遊行示威多少次,儲夠多少人,就有民主,我敢打賭,大家前仆後繼,晨早就有普選了。
可惜,任何形式的爭取,都不是包生仔的。最愛包生仔的,反而是用來愚民的建制。一份筍工的所謂「career path」,或者一個類似科舉的考試制度。不要問,只要信,努力就能往上爬。不要以為,香港人很反建制。最反建制那一群,其實都迷信於一個努力就有回報的制度,甚至是當中的佼佼者,然後天真地認為,革命也有努力的方程式。
在爭取的路上,香港人不怕艱難、不怕漫長,卻渴求肯定。然而求變的本質,就是去挑戰肯定。如果我們無法拋開對「肯定性」的迷思,則所有爭取,都必然是再而衰、三而竭的。政改當前,與所有同路人共勉。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