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柴文瀚/陳志豪
法治倒退?人治抬頭?

2013年12月06日
   

 

城中首富李嘉誠早前接受內地傳媒訪問,罕有高談闊論香港政治,他更指香港不能「人治」,政府永遠不能選擇性行使權力;李嘉誠金口一開,令香港一向備受稱著的法治,猶如敲響警號,坊間對此議題則有不同見解。



落實普選保法治
商界為確保長遠得益,更不能信任人治,正是李嘉誠指「香港不能人治論」的最佳解釋。在多個崛起中的個人威權政治體系,都曾出現政府扶持大型民營企業,如韓國的現代、台灣的台塑,甚至本地多間地產公司,全是典型例子,但隨著公民社會也順勢興起,政治制度改革之聲不斷,其他後追而上的商業機構,也寄望透過更公平商業制度,保障自身利益。
特區政府成立後,由「胡仙案」起,不論主動尋求人大釋法,又或涉及李氏家族的數碼港發展,都令人覺得自七十年代漸為成熟的法治制度,慢慢退回人治社會。
梁振英去年成為特首,法治更見急速瓦解,人治力量佔領政府,先在樓宇買家印花稅推出前,違反行會保密制度,連這項本地事務也要先向大陸官員報告;電視發牌風波更明顯偏袒現有營運商,無視客觀顧問報告,甚至推翻通訊事務管理局決定;相反在流動電話3G制式牌照上,卻相反甘冒現有網絡大亂之險,以重新拍賣頻譜,即可引入競爭為借口,完全是理據不足和自相矛盾。
跟香港多數人一樣,李嘉誠站在商界最前線多年,定必擔心香港基地,最終為人治所累,論公論私,只見其害,人治下更不能再望榮獲如數碼港發展般「厚禮」,甚至只會見到如既有電訊服務市場,被梁振英政府胡亂改變遊戲規則,造就外來公司入侵。可見,人治侵食法治,已是鐵一般現實,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最新的「2013年貪腐印象指數」,更見香港跌至2007年來最低位置。
唯一可拯救香港免陷人治,就是港人不論貧富,都要努力爭取在2017年,建立沒有篩選的普選特首及其政府制度,讓港人可在未來,以選票監察政治領袖,向那些破壞香港法治人士及政團說不。民主黨區議員柴文瀚



《基本法》與投資者利益
現實政治總是離不開原則、法治和人治之間的互動。「原則」就是一國一地之憲法及憲法精神,「法治」是政治架構、行政程序、立法程序、司法程序,「人治」則是領導者的施政理念和政綱。筆者完全同意良好的管治不能過份倒向人治,還要講原則及法治,但我們也不能忽視「人治」在現實政治中的影響,不然,政治選舉又有甚麼意思呢?市民又何必留意政府政綱?
隨著香港政制愈來愈開放,民意壓力愈來愈大,將無可避免對既有政策及施政理念構成一定衝擊。然而,無論由任何人組成行政機關、承受了多大的民意壓力,其施政方針及政策終究不得與《基本法》的條文及精神抵觸。不然,「人治」定必壓倒「法治」,政府管治亦會失去原則及框架,市民及投資者肯定無所適從,其利益亦難以得到保障。是故,維護《基本法》的落實,不但是市民和投資者的責任,亦與我們的個人利益切身相關。
倒轉看,若特區政府的施政並未違反《基本法》,香港仍然保留著完善的司法覆核制度,便算不上「法治褪色,步向人治」。畢竟,政策需要依靠「人」來制定和執行,「人治」始終是政治的重要部分;綜觀世界各地,在憲法框架下,不同政府首長有不同的施政綱領和風格是很常見的。身為投資者,除了需要適應市場變化外,還要關注社會政治氣候,注意政策轉變。
《基本法》列明,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私有財產權獲法律保障,可見,促進良好的營商環境,保障投資者合法權益絕對是特區政府的基本責任之一。事實上,在現行政治體制下,政府是完全沒有誘因跟投資者過不去的。與其說擔憂政府打壓,對於多數投資者而言,他們或許更加擔心日益高漲的民粹政治。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陳志豪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