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Tears For Fears 愛過痛過亦願等

2013年12月05日
  • Tears For Fears

   

 

若問對我平生最愛的唱片之一,Tears For Fears(TFF)《The Hurting》必屬首三位,那是TFF一個灰暗起步點,由Roland Orzabel及Curt Smith為首的TFF光輝歲月,其實就只維繫於八十年代的「黑擇明」三部曲,1983年《The Hurting》是悲慘世界 、1985年《Songs From The Big Chair》是曙光初現、1989年《The Seeds Of Love》是豐盛人生,期後分道揚鑣,再到2004年《Everybody Loves A Happy Ending》大團圓結局;不知不覺,《The Hurting》原來已經面世三十周年,隨著唱片公司最新推出的此套3CD+DVD特別紀念版boxset,一起追憶三十年淚影傷痕。

 坐擁瘋狂世界
對《The Hurting》的個人情意結,絕對源自孤寂少年,面對未知世界的恐懼心態出發,有人會形容為只是強說愁的少年十五二十時,實則,時至今日,《The Hurting》的感染力與日俱增,如今長大成人後,有感自己原來已身處歌曲的現實世界內,逃不了,走不掉……正如《Mad World》的啟示應驗,當人類在瘋狂世界不斷兜圈又兜圈,光陰不斷燃燒又燃燒之時,三十年過後,這個世界比之前變得愈瘋愈狂,失常又失控,只因「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多過想「Change The World」,甚至早就已「Kill The World」,我們最後只能於《Pale Shelter》得到臨時庇護,大家活像受困於霸權制度裡的《The Prisoner》,當年TFF已提問:「Is It The Start Of The Breakdown?」你們仍盲從為下一代在甚麼起跑線上定生死而自尋煩惱?《Suffer The Children》早嘆謂親子的愛不應是這樣!
 

十八個月心血
從碟內《The Hurting》的製作專訪特集,回看TFF盡情分享鮮為人知的二三事,同屬傷痕斑斑,單是唱片監製也換過好幾位,他們當年跟Mercury Records的早期合約,由兩張細碟成績定去向,怎料《Suffer The Children》及《Pale Shelter》敗陣而回,幸得當時的A&R經理Dave Bates力撐之下,成功爭取繼續合作之緣,據Roland表示,原來《Pale Shelter》曾經找錯Mike Howlett做監製,Mike本是一位很出色的唱片監製,跟他合作過的有A Flock Of Seagulls、OMD、Blancmange……等,全屬當代出名的英倫電子樂隊組合,不過,由於他主導TFF仿傚類近The Human League《Dare》電子跳舞節奏的流行樂風,即是全用上Linn Drum鼓聲做節奏底層而不滿,難怪事後他們亦曾以Re-recorded形式再版發行,結果,經過多重波折後,《The Hurting》合共花上18個月時間才告完成,才成就出此張TFF驚世典藏。
 

尋找傷痕基因
《The Hurting》尋根之路,一切從著名心理學家Arthur Janov名作《Primal Therapy》開始,既是全碟歌曲靈感泉源,連TFF之名也來自其1980年《Prisoners Of Pain》一句「Tears as a replacement for fears」之餘,亦曾想過用History Of Headaches為隊名,慶幸他們當機立斷;Roland不諱言備受Gary Numan《Are Friends Electric》及《Peter Gabriel 3》音樂薰陶影響,遇上鍵琴手Ian Stanley又是感恩,他為TFF早期創作提供大量電音製作上的支援,功不可沒,實在,TFF成功糅合新派電子清新搖擺元素的音樂個性,自此一家;此3CD輯錄大量罕有珍貴的不同錄音版本,及Peel Sessions等Live Sessions,好多都屬初CD化,絕版多年的《In My Mind’s Eye》1983年演唱會實錄,更首度以DVD復刻,再加上兩本用心編印的紀念圖文集,足以引證「愛過痛過亦願等」是此文最貼切的標題及完稿之句。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