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虛擬的家

2013年12月05日
   

 

時下少女至愛的蒲點是哪兒?卡拉OK?商場?快餐店?戲院?說也不信,其中一個熱門選擇,是傢俬店!
每天放學時間,你總會在偌大的歐洲品牌連鎖傢俬店裡、那些幾百呎的模擬小單位內,發現三三兩兩穿著就近學校的校服裙的女生,孵在床上,臉頰貼著肩膀說心事。另一些,傭懶地捽著手機,不知道已「hea」了多久。還有一些,在傾功課!
以前貧苦情侶的拍拖節目是遊巴士河;我輩的省錢柴娃娃活動是遊地鐵河;這一代就是流連傢俬店。有甚麼好得過,連周車勞頓都省掉,環境舒適不用花錢又任坐任玩?就算廉價餐廳也得消費,而且不能無了期磨爛蓆吧。
別以為近水樓台先得月。不只一次,學校離店舖老遠的學生告訴我,趁著一年一度的水運會和陸運會,比平日提早放學,早已計劃好──拉隊去逛傢俬店!一群姊姊淘,吱吱喳喳這兒坐坐那兒摸摸,轉眼就花掉兩小時,興奮到不得了。
你看見她們無比雀躍,你就知道,其實那不是一次普通的逛街,而是一劑精神嗎啡。重點,不是看傢俬,而是發夢。想像有一天,你會跟好姊妹合租一個小單位,牆壁塗上心愛的顏色,配上襯到絕的窗簾,在有限的幾方呎內,如何多添一個小書櫃,加點別緻的裝飾……
望梅止渴,因為你很清楚這個夢想多麼遙遠。這個年代,連去同學家過夜都很困難,不是因為父母管教太嚴,而是你不好意思,擠進那個只有三呎寬的下格碌架床,一邊談心一邊擔心,騷擾了好朋友那準備考公開試、正在上格床埋首咪書的哥哥或姐姐。
成年人要偷來一點優雅的私人空間,可以間中去旅行挑所靚酒店。學生哥就唯有索性把白天當夜晚,傢俬店當酒店,不是時租,而是借來時間,幻想幸福生活。那店舖的真正名字,不是宜家,而是,虛擬的家,在愈來愈教人窒息的城市裡,投射出似有還無的海市蜃樓。
 

 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