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改變的分水嶺

2013年11月28日
   

 

幾個女子,寫了14個小故事,關於女同志,演出叫作《十四首情詩》。
因為跟伴侶拖手接吻而丟了教席的老師、想做鬆身西裝而被裁縫狠狠教訓了一頓的TB、在教會愛護下長大,後來變了「罪人」的教徒、連婚禮布置都想好了,卻無法在香港合法結婚的女生……
真切的演繹,感動著觀眾。我很相信,這些故事,在同志的世界並不陌生。然而一邊看,一邊思考的卻是,究竟今天的同志,面對社會,除了傷害與歧視,是不是還有更多的變數與機遇?
一個社會議題最好玩的階段,就是那個改變的分水嶺。曾經你為了對抗牢不可破的保守價值,努力爭取。長路漫漫,差不多都要放棄了,忽然一天,打開了一個缺口,一些微妙的變化發生了,如何走下去,才是最有趣的題目。
廿年前,同志收收埋埋。後來,開始有人不怕讓別人知道。今天,有些人第一天認識,已直言:其實我是孿的。今天愈來愈少人公然歧視同性戀,但平權的意識又有待成熟。那個「條路比以前好行但又不能算是好好行」的處境,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社會處於一個變化的關口,所有因素都在互相影響。直人的觀念,孿者的渴望,當中的互動與角力,產生了甚麼化學變化?從前的同志會扮演受害者,今天他們的遊行叫作「Gay Pride Parade」,重點,是「pride」。箇中改變的心路歷程,又是怎樣的呢?
再想下去,同志也是人。人是很複雜的動物。有時,我們以當小眾為傲(不管那是不是自願的選擇),有時卻會仰天問,為何我要做一個小眾?我們總是有時自戀,有時自厭。原因,可以是性取向,也可能不是。這種感覺,是每個人,不論孿直,都有共鳴的吧。
《十四首情詩》的創作演員,帶著一團火製作了這個演出,一開售即爆滿,同年重演。如果有第三次公演的話,觀眾如我,倒期待看見同志在傷痛以外的更多面向。

黃明樂~自由創作人,作品包括《通識救港孩》、《港孩》、《從AO到Freelancer》、《光明女樂》及《聰明一點就夠》等。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