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黄潤達/洪錦鉉
發展與保育 爆捍衛大戰

2013年11月22日
  • (世界自然野生基金會圖片)

   

 

政府計劃將大浪西灣及另外兩幅鄉郊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新界村民群起反對,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更打破22年來「零提案」紀錄,首次提出修訂動議,要求將有關土地剔出法令,立法會將於下月4日表決,建制派今次調轉槍頭與政府「對著幹」,泛民主派與環保團體則支持政府的修訂令,雙方理據各執一詞,一場鄉郊發展與本土保育之戰一觸即發。


發展與保育之間的矛盾
今年毅行者活動,因西貢大浪灣西灣村民突然「封村」而被迫改道,不少市民批評村民自私,為了突顯訴求而影響善事。不過,此事再帶出發展與保育的矛盾,村民「封村」行動,只想表達反對城規會將大浪西灣村劃入郊野公園範圍後,影響將來發展,如興建丁屋及其他旅遊發展。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更於立法會提出修訂動議,要求將大浪西灣剔除法令。
大浪西灣村發展的爭議,早在2000年政府發表《大浪灣分區計劃大綱草圖》已開始,當時政府打算將區內不少地區劃出保護區,透過丁屋的興建,以發展5個鄉村,使區內人口10年內由約20人增至1千人,因計劃龐大,可能危及整個大浪灣的歷史古蹟及自然環境,不少保育人士群起反對,結果於01年城規會大幅度減少丁屋規劃於現時原有範圍。06年大浪灣分區計劃大綱核准圖亦確立大浪灣51公頃土地中,有46.49公頃具自然保育價值,2.22公頃具科學價值地點,1.92公傾作為鄉村式發展,為原居民及保育之間作出平衡。
直至2010年,有商人在大浪西灣違規興建住宅,破壞自然環境,大斬樹木,經網民揭發後,政府才發信要求停止工程。漁護署經評估後,於2012年以「先訂立,後審議」程序,將大浪西灣、金山及圓墩的「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管理範圍,並於下月4日或以前審議,逾期即默認生效。
在此事上,普羅市民較支持將西灣村納入郊野公園,以保留原有自然面貌,該村居民則屬於少數想發展,改善經濟的人士。若以多數人壓迫少數人,令其權利受損,其實並不民主,不過有關郊野公園條例亦無收緊鄉村式發展的空間,村民仍可繼續申請興建丁屋及重建原有建築物,香港現時在郊野公園範圍內亦有460公頃的私人土地,住屋權利未受剝奪。居民若想透過發展帶動經濟,亦因納入土地郊野公園範圍後,政府將提供更多郊遊設施,可望吸引更多遊人,只要政府改善交通及考慮讓居民以民宿模式經營旅館,或許能締造適度發展和保育環境的雙贏局面! 
街坊工友服務處社區事務主任黄潤達




保護環境與保護私有財產之爭
從環境局長黃錦星的言論,我們知道政府傾向接納環境保護人士的意見,將大浪西灣(圖)的「不包括土地(Country Park Enclave)」納入郊野公園,達雙贏。黃局長表示,「當局也很努力希望與相關的村落溝通,希望能夠加大社會的資源做到平衡,達致雙贏的局面。」
支持政府作法的「保衞郊野公園」群組表示,「感到鼓舞,認為能夠有效地保護該處免受發展」。換言之,將這些屬於鄉民的土地將很大程度地被限制發展。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在鄉議局會議上,批評港府「變相充公」鄉民私有財產,是「官逼民反」,並呼籲27個鄉委會主席動員村民於12月4日到立法會反對政府方案。新界的鄉民眼看私有財產被「公有化」,有強烈反抗是可以理解的。有鄉民更趁樂施會舉行「毅行者」期間拿着橫額請願封村,突顯他們對有關土地的擁有權,反對將西灣村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阻礙參加者通過。筆者相信往後類似的衝突,將會不斷。如此局面,如何可以達致雙贏呢?
曾幾何時,香港人擔心私有財產被公有化。今時今日,卻有人要求以環保之名要求政府限制私人土地的發展,變相公有化私人的土地。有輿論擔憂,環保人士好心做壞事,此例或會成為政府藉著某些理由「公有化」私人財產的先例。黃錦星提出的補救的措施,如建廁所、路牌,以至管理方面包括植物管理、垃圾清理等等在硬件和軟件上的資源投放,肯定不能滿足鄉民的意願。筆者希望局方與鄉民直接對話,商討其他的補償方案。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洪錦鉉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