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陳德章、李梓敬
分組點票 孰利孰弊

2013年11月15日
  • 特權法議案被否決。(資料圖片)

   

 

立法會上周表決由泛民主派提出,引用「特權法」要求政府提交審批免費電視牌照相關文件的議案,共有33名議員投贊成票,力壓反對的30票,但受制於分組點票機制,最終贏了票數,輸了議案。過去亦有不少議案因未能通過功能組別一關,結果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這個機制因而惹來批評,認為應隨功能組別一同廢除成為歷史產物,但另有意見認為民主制度需顧及均衡參與,才能保障少數利益。

 

做盡壞事、不做好事的議會暴力:分組點票
你不煩我也厭,說到嘴巴都臭掉,還要評析應否取消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這命題真的有點多餘,只要略述功能組別的組成及分組點票以少數否決多數人利益的事例,就知現行的議會組成及分組投票制度有多麼的崩壞;說到底這制度就是利益輸送的溫床、權貴的護身符。
略述一些客觀的數據事實,大家自行作判斷吧!功能組別小數據:一、2008年立法會選舉30席功能組別議席中,已有高達14席是自動當選;2012年自動當選的數字更誇張,超過一半傳統功能組別議席在毫無競爭下自動當選,有高達16席。二、票值不相等,地區選舉35席由全港340多萬登記選民普選產生,另外30席傳統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卻只有大約24萬。
分組點票以少數既得利益者否決公眾利益?過去被否決的議案包括:引用特權條例促政府提交免費電視發牌文件;同志平權;立法規管工時;撤回國教科指引及要求吳克儉局長下台;回購領匯股份;捍衛新聞自由;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阻止特首豁免於防賄條例;檢討《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及每年的平反六四議案等。
看完客觀的事例,就知要討論應否取消功能組別和分組點票,不如想想如何團結抗爭消滅這種議會暴力,不再重蹈2010年民主黨通過「優化」功能組別的政改方案。在香港的主流民主派高喊「和理非非」抗爭、迷信基本法「普選路線圖」的同時,其實和平理性和普選路線一直都沒有存在過,一黨暴政下的制度暴力每天都在出賣大眾利益。要幻想中共給予民主,不如團結一致以抗爭方式直接鞭撻、對抗這制度暴力。正如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導人Malcolm X所說:「You can’t separate peace from freedom because no one can be at peace unless he has his freedom」,同樣道理,一天不消除這制度暴力,我們社民連在議會內外抗爭就是必然!  
社民連行政委員陳德章

 

公義不是「數人頭」
在近年的政治或公共政策討論中,公義可謂其中一個最常被濫用的詞彙。然而,甚麼是公義呢?多數人的意願或利益便等於公義嗎?公義是否以「數人頭」的方式來量度?
功能組別經常被批評為反公義和反民主,這無非是另一個「人多等於公義」的邏輯陷阱。依據歷史背景及《基本法》,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企業家和專業人士創造了大多數就業職位和經濟產業,也承擔了最大部分的稅收。從人數上看,他們只是社會上少數,難在地區直選取得優勢,但難道他們對社會不重要嗎?新界鄉議局代表了數以萬計新界村民的利益,他們不一定爭取到社會多數人支持,但難道立法會中不應有新界村民的代表嗎?筆者始終認為,立法會除了需反映多數市民的聲音及利益外,還應顧及均衡參與,平衡不同重要界別的利益。
事實上,美英等地的立法機關也不是簡單地以「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則來組成。如美國參議院共有100名議員,每州各有2名代表,每位議員有同等職權,但美國的州份有大有小,人數也不均等,為甚麼數千萬人口的州和數百萬人口的州,在參議院同樣只得2名代表?這豈非違反了香港民主派鼓吹的「一人一票」原則嗎?英國的上議院並非普選產生,卻擁有擱置下議院議案的權力,這又是否不公義制度?
英美政治制度經常被奉為民主政體的圭臬,其政體卻恰恰反映民主除了包含「一人一票」原則外,還需顧及均衡參與、相互制衡。毫無疑問,這樣的設計更能保障少數群體利益,抑制民粹,防止多數壓迫少數的民主暴政出現,長遠而言,更有利社會發展和穩定。對於功能組別的存廢問題,我們同樣應抱持客觀審慎態度,深思熟慮,不要被民粹政客的語言偽術蒙騙,不要迷信民主=「數人頭」!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恊會會董李梓敬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