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走不走

2013年11月14日
   

 

這些話,你和我心情低落時,肯定都說過。「你看,香港這樣子,點算?」「無㗎啦,無㗎啦,走啦,走把啦。」「對啊,移民吧,走了就無眼睇……」然後呢?然後翌日繼續勤奮工作,生觀音般從早幹到晚,死而後已。
人人喊走,情緒發洩而已,講完就算。但突然有天,你發現情緒已經化為行動,張三李四,不只講,而且已經部署好;不只部署,而且不日動身。從前移民的人,都是搵夠上岸等退休的專業人士。今天,三十出頭的年輕人,拍手無塵,赤手空拳就破釜沉舟離家。以前美加澳紐最吃香,現在台灣是新寵,人人都蠢蠢欲動。看在台灣人眼內,只覺奇怪。香港人討厭過度發展,討厭事事北望,但其實台灣都走在這條路上,一百步看五十步而已。香港人抗拒黑箱作業,但再黑又黑不過台灣的黑金政治。
或許,這就是最弔詭的事。在香港,我們會想,無得投票,不如用腳投票。天曉得去了另一個地方,我連有沒有票投都不在乎了。在香港看見官商勾結我會眼火爆,在台灣,話之你黑金政治,搞不到我就是。移民了,就沒有包袱。Who cares?那不是我的家,那只是我因為不滿自己的家而出走的一個地方。
移民,行動簡單,情感複雜。出走是為了不問世事的輕鬆,卻又很恐懼甚麼都不關我事的狀態。沒有家,就沒有牽掛。沒有了牽掛,就沒有負累,卻也沒有了人與一個地方的聯繫感。自由的別名是無根,輕鬆的另一面可能是空虛。花果飄零,當你是主角,就丁點都不浪漫。
走筆之際,想起中學畢業那年,同學仔紛紛出國留學,我卻堅持要在香港唸新聞,見證九七,那怕是個惡夢的開始。今日,都說不出這種豪情壯語了。然而午夜夢迴,仍舊覺得,你土生土長的地方,有本事令你那麼討厭,都是一種幸福。至少證明,還有東西讓你在乎。想到這裡,你知道,情況再壞,你還是寧願──榮辱與共。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