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亞里叭叭 - 亞里安
我們還需要「樂壇」嗎?

2013年11月07日
   

 

跟不少年輕新生代談聽歌,沒錯,不是音樂,只是聽歌,大都表示平日只是從手機按個鍵就一直隨身聽,一首歌的旋律倒還認得,至於歌名主唱之類就一概不理,從他們平淡反應來看,聽歌就等同生活解悶的BGM而已;還好,尚有些比較想開闊耳界的,卻有感時下好多歌手唱來唱去都是差不多的乏味流行曲式,根本分不清主唱的誰是誰。

 

早說過這十多年來,全球主流樂壇貫徹主打Hip Hop/R&B的global boring不歸路,人人都在爭住唱,個個都跟住又學又扮又跳一些外國指定示範級,一式一樣的演繹方程式,即是最好有咁高Key唱咁高,聲嘶力竭盡現頸筋,Ad-Lib有幾多加幾多,跳舞有幾Chok得幾Chok,就自會贏得一般愚昧觀眾,報以歎為觀止的膚淺掌聲,認定這就是一位好唱得之藝人,有足夠理據來值得支持追捧。


乏魅同樂會
廣告傳媒最愛說甚麼都要盡顯真個性,很抱歉,試問主流樂壇有幾何見到有真個性存在?甚麼是偶像?本就是商業包裝下的搖錢木偶,為迎合市場而塑造出來,表裡不一的偽個性,最後通通變成娛聞狗仔追嗅見報的連鎖效應,如此不堪的生態循環,也不要再只一味說傳媒或網民故亂唱衰樂壇,凡事總有因果,再看看先前全城皆話的「發夢傳奇」及「超級懼聲」交足好戲扮知音,到底是尋找好歌聲,抑或招募新藝員?當中有幾多成功出碟「做到好歌手」,真相是只有更多入會後乖乖幫手做配角做主持,再說得直接一點,就算有幸出碟的,又是成為唱來唱去都是大同小異的「乏魅同樂會會員」,就算真有好歌聲,卻沒好歌獻給你。


苦幹為何事
成功需苦幹,本地樂壇偏偏好多天王天后的成功,卻非完全苦幹於音樂上,只懂花心思玩甚麼潮流新形象,曲風個性就例必不需太鮮明,總之但求易入耳,又易入口,讓大家去K跟住唱就是了,真正日拼夜拼的所謂苦幹,反是拍戲拍劇拍廣告做代言人之類,才是為公司賺大錢的主職,記得曾聽過一位樂壇天后訪問表示,因為公司早已安排有關拍攝廣告的時間,致令是次演唱會彩排不足,最後也影響到她的現場失準問題,不知所有每天同樣更需苦幹維生,真金白銀買票入場的歌迷聽後感如何?


工廠愚民樂
曾幾何時,羅大佑創立過一間名為「音樂工廠」唱片品牌,英國也曾有一間著名的獨立廠牌Factory Records,兩所工廠都先後創造出好多自此一家,具代表性的優秀工廠出品;可惜,當一個樂壇活像由同一間工廠模式運作之下,那早就危在旦夕,早前曾跟一位過江龍音樂才子訪問,問他對於香港樂壇好多音樂創作人要生存或者「襟撈」,甚麼流行音樂類型都要懂得玩,結果,形成好多音樂人都變成只是一個個音樂商品製作人,好多都欠缺鮮明獨特的音樂個性有何睇法?他回答:「我反問是否有需要呢?好多好有個人風格的音樂人,但沒有人找他合作,他們都未受大眾認同,沒有共鳴感,現實就是殘酷,香港的小眾音樂市場真的很細小,所以要在香港做到一個所謂有特色的音樂人更加困難,因為做幕後音樂創作的,大家都是受薪於客戶,是需要交出達到客人要求具備專業水準的應有服務。」畢竟,聽歌始終是個人喜好,從來就只有主動尋樂,又或被動愚樂,更有說根本就只有好聽與不好聽之別,港人精神,需不需要「樂壇」關我干事,悉隨尊便。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