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譚駿賢、甘文鋒
輸入外勞 爭議極大

2013年11月01日
  •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資料圖片)

   

 

政府上星期公布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面對香港人口老化及低生育率,文件提出多項補充勞動力的措施,其中爭議最大是輸入外勞,勞工界強烈反對擴大輸入外勞,擔心本地工人飯碗受損或被壓低工資,有論點更認為特區政府處理人口政策,應先取回單程證的審批權;但亦有論據認為不應一刀切反對輸入外勞。這個爭論不休的議題相信將會持續,亦有可能成為政府管治的另一個「炸彈」。

 

人口政策可致爆炸性後果
政府剛發表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點出香港正面對人口老化、生育率不足及勞工短缺三大難題,若未能有效解決,將嚴重影響香港發展云云。
一如既往,政府總把香港整體發展方向與經濟發展掛鈎,文件著墨較多的也是如何補充勞動力等問題。筆者並不否定人口政策與經濟發展的相關性,但人口政策除涉經濟外,更與政治、社會及民生環環相扣,處理得不好,後果可以是爆炸性。
以近年愈演愈烈、愈燒愈火的中港矛盾為例,觸發點就是雙非童、新移民及自由行等固定與流動人口大量湧入的結果。爭議起源與這類內地人對香港市容衛生及文明秩序等造成破壞,及對嬰兒奶粉、幼稚園學位等與日常生活相關的資源被攤薄引起的矛盾密不可分。有一派論者甚至認為,移民政策其實是中共要「溝淡」香港人的計謀,以達至政治上控制香港的殖民工具。
筆者不擬在此詳析上述論點的確實性,但人口政策作為中共對付西藏及新疆等少數民族地區是有跡可靠、有例可援。加上近年被揭發的各種選舉舞弊行為,又疑與長居內地卻在港出現「一屋多姓」的人有關,故中共透過「種票」打擊泛民主派的疑雲看來更言之鑿鑿。港府欲將人口問題簡化為純粹經濟問題,若不是龜縮鴕鳥,就是自埋炸彈去「找死」。
試想,自97後已有超過70萬新移民移居香港;07年起平均每年有6千名內地專才在港工作,加上本地婚姻中有四成是中港跨境婚姻,另加每年近3千萬自由行旅客到港。可以說,香港社會無不受到這大量移入人口所影響。所以,若港府不做好人口政策規劃,結果除了商家笑逐顏開外,由上到下都將怨聲載道!
在中港矛盾大背景下,香港要談人口政策,不能不談特區政府在規劃人口及政策配套上的自主性,例如在家庭團聚為大前提下,如何取回單程證審批權等都是當務之急。至於梁振英政權是站在香港一邊還是中共一邊看人口問題,則是後話。   
工黨秘書長譚駿賢

 

不應一刀切反對外勞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出爐,當中提到基層職位緊張,提議輸入外勞補充香港的勞動力。這個提議引起工會反對,認為外勞會影響本地勞工權益,絕不接受。但香港是否沒有任何容下外勞的空間呢?答案是有的,大家經常談到的外傭,其實全都是外勞。那些堅決反對外勞的組織,為何又不反對外傭呢?
答案很簡單:有些職業香港人不太願意做。現時有某些行業出現「有工冇人開」的問題,除了剛提及的家庭傭工外,護老業是另一個例子。很多安老院長期面臨人手不 足,導致服務質素下降。如果護老業能引進適量專業外勞,我們香港的老人將會享受更好的照顧,而且這些工作本來就沒有香港人做,亦不會導致本港工人飯碗被搶的情況。
有論者反駁,指「有工冇人開」是因工資過低或工時過長,並非香港人不願意做。筆者只能說這個說法太理論,不合現實情況。以家庭傭工為例,如果工資真的能漲到月薪過四萬元,而不是現在的四千元,有香港人做嗎?一定有很多。但這個市場存在嗎?相信在香港找不到供應這個職位的僱主。同理,如果將護老業的工資大幅提高,工時縮短,理論上都一定有更多人願意投身這個行業,但相信沒有僱主能負擔,硬要他們提高工資或縮短工時,只會令安老院結業,最後受到損害的還是香港人。
社會政策的目標都是為社會的整體利益服務,不容許外地勞工在本地工作,原意是保障本地工人就業,但社會是複雜的,單以一條原則去處理所有問題是幼稚的舉動。因此,政府應盡快研究個別行業情況,適量引入外勞以補充香港勞動力。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甘文鋒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