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樓」住昔日情

2013年10月31日
   

 

在美荷樓青年旅舍回顧當年石硤尾大火以及徙置區的歷史,不免欷歔。
香港歷史上第一座六層高的徙置大廈,如今活化成旅舍,附設歷史生活館。撫今追昔,穿越長長的走廊,宛如走過時光隧道,由五十年代走到七十年代,你看見基層的生活一點一滴如何改善過來。
由起初5個成年人攤分120呎的房間,到後來9人家庭分享360呎的單位;由加建閣仔來睡覺,到後來有房有廳還有個像樣的廚房;由丁點私人物品都放不下,到最後有了膽機電視、熱水壺、小沙發,甚至一些簡單擺設……
為了找回歷史,美荷樓4年前登報尋人,又透過石硤尾小學幫忙呼籲,最後竟找到一百六十多位老街坊。八、九十歲的公公婆婆,紛紛口述歷史、捐贈物品。當年守望相助的鄰舍、變身荷李活大導的舊居民吳宇森,跟你細說重頭。再壞的日子,終於走過,回望只剩下美好。
邊看邊想起的卻是,怎麼此情此景,似曾相識。生於七十後的我輩,隱約記得,小時候家中的用品,就是這個樣子。然而,何以五十年代那些小單位,明明沒可能見過,卻更覺熟悉?想想,噢,不就是今天無數貧苦大眾藏身的板間房蝸居?
格局多麼相似,不足一百呎,一家四口只睡一張碌架床。諷刺的是,老舊的徙置區好像還比今天的板間房更鬆動齊全一點。我們的社會,愈走愈回頭。
當你在美荷樓的另一端行上山,不消廿分鐘路程,環迴360度風景,不難望見比天高的豪宅。同一時間,你知道也是在不遠處,有些人的處境,比當年徙置區的居民更不堪。因為,縱使客觀條件沒太大差別,當年居民由木屋遷入徙置區,代表的是進步與希望。今天的劏房戶在豪宅附近掙扎求存,又是怎樣的一種心境?或許,保育與活化最大的使命,除了留住彌足珍貴的集體回憶,更重要的是,作為歷史一部分,它警醒了咱們去鑑古、知今。

回首頁      列印

 

/7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