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文化評壇 - 簡淑明
莎士比亞眼中的王維基

2013年10月25日
   

 

本地文化市場最近滿載了莎士比亞的影子。有爆笑的、浪漫的,更有血腥殘暴、嚇暈現場觀眾的,分別在劇院及戲院相繼播出。數最有特色,固然是香港劇場導演鄧樹榮去年奧運期間,代表香港率團到仿照十六世紀莎士比亞劇團建造的倫敦環球劇場演出的《泰特斯》。在莎翁的故鄉以粵語演出,全劇經英國老牌電視台BBC的高清拍攝下製成現場實錄版,下月在香港戲院公映。


打頭陣的,是在英國公映十年的《玩謝莎士比亞全集(節錄版)》(圖2),最近在演藝學院戲劇院公演,另有兩齣去年獲邀在倫敦環球劇場演出的浪漫喜劇《馴悍記》及《第十二夜》,也分別在戲院上映中。莎士比亞的世界裡,既有至情至性哀怨動人的愛情,更有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背叛絕情。而第三齣下月在戲院上映的《泰特斯》(圖1),正是被形容為最讓觀眾心如刀割的悲劇,因為羅馬將軍泰特斯與被亡國的皇后一幕又一幕的復仇、謀殺、肢解及食人,觀眾確有被刀割的真實感。
莎翁晚年最後一齣短篇悲劇,也是圍繞復仇,將軍科利奧蘭納斯(Coriolanus)多次為羅馬立下戰功,回到羅馬城理應成為元老院執政的不二之選。然而,他的驍勇善戰及驕傲自滿,令部分在位之人感到不安,兩位護民官煽動支持科利的市民改變心意,硬生生將他扯下來,還套上叛國罪,將他驅逐出境。


驕傲自滿是罪
無路可走的科利轉投敵人奧菲迪斯,決心反攻羅馬城。消息傳出後,羅馬貴族非常擔心,出動科利的母親出師遊說兒子回頭。科利奧蘭納斯果然心軟,決定退出。但他這臨陣倒戈的行為讓奧菲迪斯及敵國人民非常不滿,群眾氣憤下拔劍將他殺死。這齣悲壯莎劇沒在劇場上映,但舞台似乎轉了位置。
跟最近幾天有在政府總部靜坐、演藝學院畢業、熟讀莎翁作品的演員魯文傑談起,他悻悻然的苦笑,「同現實都幾似。」魯文傑的老闆王維基原來似半沢直樹外,原來也似莎翁筆下的主角。他驍勇善戰,在執政者眼中準是驕傲自滿的人,三年前雄心萬丈建立電視王國,搞不成,還被驅逐(不獲發牌)。魯文傑讀書時就入了無綫做兒童節目主持人,去年轉投香港電視,即使公司不獲發牌,他也不在被裁的320人當中,香港藝人多遠離政治,尤其魯文傑「還有份工」的,理應不該出聲。
「藝術係唔可以脫離政治。莎士比亞嘅戲,係做俾平民百姓睇的,講社會正在發生的事,讓觀眾有共鳴先可以同悲同喜。政治來自社會,在我來說,社會嘅組織與宮廷(即係政府)溝通,有意見有聲音,就係政治一部分。一個社會係唔可能得一種聲音生存的,人大代表開會,都會有人投棄權票啦,呢啲咪係佢哋嘅聲音。」


生存還是毀滅
說白一點,魯文傑自小關心時事,「我係由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年代起就唔鍾意梁振英,以前係屋企人講,大個咗睇電視,以戲論戲,我唔信佢係嗰種會攞張摺凳、攞本記事本就會去聽民意嘅人。今次港視事件,好明顯佢唔單只唔聽民意,佢連行會嘅意見都唔會聽。一個人只對著自己演戲,唔同人交流,肯定不會是一個好演員。」
在學年間,經常要為不同劇作試鏡,落第了,一定追着老師問原因,「老師唔會就咁講,你衰咗喇,第二位吖唔該。老師會話我知我衰喺邊度,絕不拖泥帶水。」王維基日前決定司法覆核,還對鏡頭說「你真係唔好激嬲我」,集結多天的港視員工,今晚會舉行更大規模集會。將軍與手下們的復仇正一步步開展了?「今日坐得喺政總嘅人,唔係死纏政府俾番個牌我哋,而係想知死因。有老闆肯俾心機締造一個有創意嘅環境,我愛演戲,過去嘅日子我未試過攞劇本後,先同演員及編劇編審圍讀,再停廠排戲,排好了才開機拍,如果引用另一位復仇王子哈姆雷特的對白To be or not to be(生存還是毀滅),我肯定我哋全部都希望生存,係希望將呢份創意一直延續下去。」

閒遊劇場的時事新聞工作者,在戲如人生、及政場如劇場的時空找到交叉點,要與眾共享。
簡淑明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