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筆戰》 - 楊振宇/朱浩霆
發牌爭議 有無公義

2013年10月25日
  • 王維基事件令公眾關注香港是否已失去公義。(資料圖片)

   

 

增發免費電視牌照風波愈演愈烈,不獲發牌的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兩度炮轟當局審批過程「黑箱作業」,在未有諮詢公眾的情況下,將「來者不拒」的發牌準則改成「三選二」,違反程序公義,激發12萬人上街,而特區政府以行會保密制等作「擋箭牌」拒絕公開理據,亦令官方的解畫顯得蒼白無力,令人懷疑政府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事件亦愈趨政治化,政府面對的危機可能已達臨界點。


當不公義入侵市民生活
在香港談公義、爭取公義很困難,因政府往往轉移視線意圖化解危機,而去年國教事件就是例子,由討論課程內容演變成支持反對兩陣角力,當中有人說不應將事件「政治化」,而上星期免費電視牌照事件,筆者可以大膽的說是去「政治化」言論者的照妖鏡,當中電視業界、政黨及長期積極參與社運的人士對於事件的關注,相信是在大家意料之內。但令筆者驚訝的是朋友臉書中轉述了曾中風及行動不便的父親,第一次走上街頭,而亦有過去對政治不熱衷的市民也批評政府及自發「貼街招」廣傳上街遊行,目的也是很簡單「我要睇電視」,他們儘管不想政治化也要政治化了,說穿了其實生活就與政治息息相關。
筆者希望指出,過去政府的決策一旦涉及不公義的地方,便企圖營造兩陣對立轉移視線,最後置身事外。但發牌關乎全港市民的生活,民意一面倒,政府過去的對立的伎倆用不了,便借行會保密或官員哭哭啼啼以轉移視線,但肯定這些伎倆今次注定失敗,而連日來多名行會成員開始以擠牙膏式交代事件,尤以身兼直選議員披露較多,可見政府已意識到危機。
筆者當然認為普選是靈丹妙藥監察政府及行會,令公義得以彰顯,但現階段未能普選時,行會必須清楚向市民交代拒絕發牌的詳情,而並非「已詳細考慮」及「行會保密」之說可胡混過去。2003年不少政治冷感的市民因壓迫及為公義上街,10年後今天政府如果不想因免費電視發牌問題令政治冷感的一群迫不得已以「佔中」作為手段的話,請立即清楚交代事件。
     民協秘書長、九龍城區議員楊振宇



優化行會保密制 確保程序公義
免費電視發牌事件演化成十二萬市民上街的風波,上街市民除了業界、港視員工及前員工外,大都是利益相關較低的普羅大眾。沒有港視,他們大可選擇上網看劇。然而,政府突由「無上限」發牌變為「三選二」,又以行會保密為由,拒絕交代評選準則的處理手法,惹人質疑。這種透明度低的決策,加上公眾揣測及其對政府固有的不滿,逐漸被演繹為不公義的黑箱作業,觸動了「公義」這個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引發了今次事件。
政府明顯低估了市民對此事的反響,市民除了不滿政府的處理手法外,亦害怕政府以同樣手法通過其他政策。這次事件的「不公義」源於政府以行會有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公開港視的「死因」。誠然,保密制的重要性在於確保行會成員能在會議中坦誠地向特首建言。例如:倘有成員在會議提出「香港終有一次出動防暴隊對付示威者」這種造成不安的論調,絕對需要保密。然而,政府以保密作為不公開理據的擋箭牌,又在社會譁然後以「擠牙膏」的方式含糊回應的手法與市民追求公平、透明及問責的管治原則相違背,難道政府在管治弱勢的情況下,還期望市民對其缺乏理據的解釋照單全收?
再者,與行會保密原則有關的《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8條,只要求行會成員須發誓在未獲特首授權下,不能洩露行會任何內容及討論文件。如果特首授權蘇錦樑在公布發牌結果時,可披露某些不涉及機密的遴選準則及理由,相信事件不會發展至此。可見,保密與否取決在特首一念之差。
「公義」為港人的核心價值,動搖這些價值的人都被視為與民為敵,所以部分高官已開始跟特首劃清界線,建制派內亦有要求公開理據的聲音。筆者亦建議政府優化行會規章,釐清需保密的內容性質,使部分資料可向公眾披露,這樣才能確保公眾了解政府決策合乎程序公義,有助政府有效施政。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朱浩霆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