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剪出來的政治

2013年10月17日
   

 

一天在政治已太長。任何事情都可以慢工出細貨,似乎就只有談政治不行。
要針砭時弊,有人寫文章,有人在電視電台清談,有人畫政治漫畫。即日鮮的政治感想,要講不難,人人都可扮專家。與其說是發表,還不如當是發洩。意見有時效性,未必有代表性。是非紛陳,我們卻永遠無法整合出一幅完整圖畫。
不是不想的。但你很明白,一個熱爆話題頂多佔據幾天頭條,要是嘔心瀝血經年累月去沉澱感受,作品出街那刻,真是搵鬼睇。
是以我無法想像,有人會用剪紙去講時事。我無法解釋,當看到藝術家李靜嫻在「紙上談港」個人展中每一幅作品時,所感受的震撼。
對,剪紙,就是你我都見過的中國傳統藝術。但李靜嫻的做法比傳統的更費時,因為那不是手巧刀快剪個對稱臉譜或山水甚麼的,而是一筆一畫先起稿再慢慢剪裁。它也不是來來去去三幾款賺遊客錢的倒模藝術,而是一點一線都在說故事的政治控訴。
2011的香港,在她的剪刀下,是一片叫人笑出淚的樂土。鮮紅色的紙襯托著志雲官司、余曾辯、五區公投……統統充滿娛樂性。2013,刀鋒一轉,香港彌漫無數黑色片段:南丫島海難、反國教、愛港力、碼頭工潮、特首選舉、立法會剪布……共冶一爐。撲克的四款花,令人想起四條A,剪出梁班子相繼倒下的愛將。還有三個姓曾的人物大特寫,曾蔭權、曾鈺成和曾偉雄,用萬千魚卵拼湊出來,意思,不用說都知:多餘!
完全可以想像,設計者長時間心手合一的專注,是個近乎自我治療的過程,在紙上轉化成力量,感動每個看作品的人。香港的政治悶局,你有百般感受,欲語還休,忽然在浩瀚如海的剪紙上呈現出來,叮一聲,中了!繼而發現,由文字到聲音到畫面,我們其實都不需要眾聲喧嘩的「反應堆」,只渴求用時日心機提煉出來最耐看耐聽的智慧與感受。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