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這個說法太浪漫 - 黃明樂
不為愛情的Dating(下)

2013年10月10日
   

 

(編按:因手民之誤,上周將原定今日刊於此欄之文稿刊出,敬希見諒。並感激作者修改及理順今刊之內容。)
「40 Days of Dating」的Jessie和Tim,最終沒有走在一起。Jessie說:「Don't cry because it'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這個「dating」的實驗,很大膽。大膽在於強迫一個人真實地、深層地透過互相探索去進行自我對話。你以為兩個人無端白事承諾天天見面,每周出遊以及定期接受輔導,已夠瘋狂。原來還不止。他們在四十天裡,要天天寫日記,把箇中的自我發現,一一記下。
記得一次,Jessie說,害羞的她,一直介懷自己是個「手指舞者」,不懂跳舞只會搖手指。然而那晚,她跟Tim從派對回來,跳舞跳得很開心。她忽然發現,當自己不再介意別人的眼光,一根指頭,都是一種舞姿。
只有32歲的Tim,一生經歷了65段關係!在輔導中羅列出來,自己都嚇了一跳。然而某晚,他跟Jessie東拉西扯聊至夜深,忽然驚覺,無論約會過多少次,他最需要的,是個腦波段跟他接軌的女人。
一篇篇追看,莫名地感動,不禁思考「dating」的意義。一直覺得,在華人的世界,我們只有「交往」,沒有「dating」。交往是有方向、有前提的,終點是拍拖甚至結婚。然而西方的「dating」,卻是不帶前提的互相發現,代入另一個人的視點去看世界,繼而誘發自身的改變。「dating」不必然有指向性,卻有更大的啟發性。
華人拿着既定清單去擇偶,西方人卻會把「dating」看作一次開放式旅程,坦蕩蕩讓沿路風光帶着走,而非賽跑般鬥快衝線達標。如果戀愛就像砌圖,「交往」是去尋找形狀剛好放得下的一塊,而「dating」就是兩個人天馬行空一起建立一幅絢麗的圖畫。
職業病是也。我覺得「交往」像搵工。我求職,你出聘書,我簽約。見面的前提,是希望成交。「Dating」卻像當freelancer。碰個面,喝杯咖啡,認真細聽對方說話,不一定要談出甚麼來。煲無米粥,無需介懷。因為煲的過程雖不容易,卻很快樂。有時,你以為是無米粥,看真點,原來已醞釀出上乘清酒。

回首頁      列印

 

/8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