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卡路士.克拉巴(下)

2013年09月27日
   

 

克拉巴被指揮家們選為最偉大的指揮家,也許有時代的因素。現代的錄音質素較數十年前要好得多,現時的指揮家要溫習比較不同演繹,很少會回到福特宏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華爾特(Bruno Walter)甚至克拉巴的老頭子Erich的版本,因為太多炒豆聲了。樂團不同聲部的細緻變化在這些舊錄音中很難呈現出來,難怪近代指揮家在這些調查中較佔優勢。
克拉巴令人佩服之處,是他選擇的作品,很多都已經給歷代名指揮奏到爛掉,演到不能再演了。但克拉巴總是能夠化腐朽為神奇,給人一種全新的感覺!他的現場演奏很多時候如即興一樣,好像音樂的繆斯突然降臨他身上。但事實上他每次演出都用極多時間把鑽研樂譜,而且會聽遍各名家的錄音細心比較,思考良久,才摸索出自己的演繹風格。他要求的彩排時間更是極多,直至樂團的演出令他完全滿意為止。很多名樂團都認為克拉伯苛刻到不合理,他卻不願遷就,所以九十年代以後他已經差不多絕跡樂壇。
不過無論克拉巴是否最偉大的指揮家,他傳世的錄音確是無與倫比的。之前說的《命運交響曲》錄音和精采的貝多芬第七演繹放在同一隻CD,超值之極,簡直是古典樂迷的珍藏必備。另一個無可匹敵的錄音的便是他與維也納愛樂樂團的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克拉巴把這首我最喜愛的布拉姆斯發揮得淋漓盡致。末樂章的交響chaccone結構緊湊,那份凝重、冷峻、深沉,誰也比不上。我已經不能再聽其他版本了!超凡入聖,就是卡路士.克拉巴。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