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我的護照和身份認同

2013年09月26日
  • 加拿大著重人權保障等。圖為當地市面。(資料圖片)

   

 

我很少回應讀者,皆因一個作者的天職是寫作,如果常常回應讀者,就是浪費時間,太無聊了。
但是,任何事也有例外的時候,有些情況是不得不回應的,例如說,有些讀者指正了我的錯處,那是不得不認錯的。有時候,有的讀者發了一些有意思的問題,那更是非答不可了。最後的一種情況,則是讀者的問題雖然很無聊,但是我在沒有題目可寫之時,為了騙稿費,也就不得不回應一番,充撐場面了。
話說有一次,我寫了一些對於民主語帶不遜的字眼,有一位對於民主很堅持的人,罵我說:「好心你專心炒股同做港式財經人,唔好亂吹,咁憎西方民主,咁你當年又入加籍,快D交出你本護照同脫離加籍,唔好人老色衰時又死返嚟。」
我想,我不妨說一說人們申請護照的作用。
我除了加拿大護照之外,還有英國護照,以及香港特區護照。我的父親是澳門人,我很怪他太過懶惰,當年沒有為我申請入籍葡萄牙,不然我也有澳門護照和葡萄牙護照。我當然是很低層次地覺得,擁有多幾個護照,是很牛的一回事。
我曾經想買一個中國身份證,據說保證是真的,當年只賣幾萬元,我認識的幾個香港朋友,也有內地的身份證,甚至是有幾個移民外地的內地朋友,也死拿著內地身份證,貪求一個方便。
這證明了,內地雖然沒有民主,但如果多一張內地的身份證,很多人都是不介意的,甚至願意花錢去買。(後來價錢加到了二十萬元。)
所以,人們擁有一個護照,並不代表認同這個國家,有時只是為了方便。反過來也可以說,我愛加拿大,也可以不認同它的制度,我甚至可以反對加拿大的民主制度,但很愛加拿大。這正如很多人說很愛中國,不過反對共產黨,這兩者原理是相同的。
加拿大是一個很開放的國家,承認多重國籍,所以我可以既愛加拿大,也愛香港。不過,我說過,我愛不愛加拿大並不是一個問題,反正如果要我選擇一個國家來效忠,我們效忠於加拿大,因為我在那裏宣過誓,必須效忠於它。這是一個信諾,我必須遵守它的信諾。
最後一提的是,我申請入籍加拿大的原因,以及我喜歡加拿大的原因,並不止因為它的民主制度。加拿大人最喜歡說的其中一句話,是「我們不是美國人」。相比來說,加拿大人更著重於它的多元文化,它的人權保障,以及它對公平的堅持,所以我們永遠強調和美國的不同之處。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