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巴哈及他的Chaconne(上)

2013年08月02日
   

 

我說過我喜歡的是德奧派系的音樂。但為何寫了大半年還沒有說到巴哈呢?很簡單,我不敢。我是業餘的古典音樂愛好者,沒有受過正統的音樂訓練。即使喜愛一首樂曲以至會進一步研究其背後的音樂分析,也只能硬著頭皮看那些半懂不懂的學術文章,再結合自己對該首樂曲的感應及領悟。莫札特貝多芬的音樂當然博大精深,但古典樂派的樂曲結構簡單井然,調子的變化、旋律的推進,都有規格,所以很容易理解。浪漫甚至印象樂派雖然自由奔放,但大多旋律優美而且配有主題,要分析也不難。至於歌劇有內容配合則是更好掌握了。
但巴羅克音樂,特別是巴哈,多是複調音樂,直觀聽上去已複雜無比。再加上艱深的賦格曲曲式,不時出現的對位、和聲推進,若非對樂理有深厚的認識,實在不容易欣賞或者理解。但真正受過嚴謹音樂教育的人,像我一位彈管風琴達國際水平的朋友和著名音樂人陳輝揚先生,都說自己最喜歡巴哈。我很崇拜他們,覺得他們好像懂得相對論一樣厲害。
但不懂巴哈當然不代表我不喜歡他。年輕時很自然便會愛上明快易入耳的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和動人的《第三管弦樂組曲》裡的Air(亦即後來被改編成著名的《G弦上的詠歎》),但現在常常聽的是《第二小提琴變奏曲》裡的末樂章莎宮舞曲Chaconne。不知怎地在香港很多人都不認識此曲,但對小提琴樂手來說,這是無上聖曲。布拉姆斯說若他能夠作出此曲,甚至只是有這創作的念頭,他會興奮得瘋掉。小提琴樂手要成為大師,最終挑戰,便是克服巴哈這首Chaconne。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