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布拉姆斯的音樂(下)

2013年07月19日
   

 

我近年才開始喜歡上布拉姆斯的音樂。也許是人到中年了。很多人說他的音樂常帶一種苦澀味道,就像人稱半生瓜的苦瓜一樣,要經歷過人生酸楚才能明白欣賞。我不懷疑這說法,更覺懂得聽布拉姆斯,其實是學習藝術鑑賞一個過程,要跨過這道門檻,總要點時間。
不是說要喜愛布拉姆斯才算有品味。鹹魚青菜各有所愛,音樂鑑賞是不能定於一尊的。大眾喜愛莫札特的音樂,可以是只因其優美的旋律及對稱的結構。譬如浪漫時期的作曲家如蕭邦,他的鋼琴曲能觸動某種深植的情感。甚至前衛的史特拉汶斯基,單是其創新便令人血脈沸騰。這都是純粹的經驗。
但布拉姆期不同。他追求古典精神,在創作中表達內在情感的深刻及哲理。不同於當時華格納著重主題式的華麗音樂,布拉姆斯標榜的是「新古典樂派」,承襲了貝多芬以來古典樂派的形態,再以浪漫主義手法,創造出和聲深厚、管弦樂富麗、結構嚴謹的音樂。所以他是藝術的深耕者,而不是開創新天地的人物。開拓者驟眼看總是耀眼,容易得人喜愛。但只有長期浸淫並思考一門藝術的人,才會明白要在發展成熟的範疇裡創作下去,而又能另闢蹊徑開創新意,是千難萬難的事,需要的是最紥實的功夫及無比意志。
要欣賞布拉姆斯,還得數他的第四交響曲。末樂章是巴羅克風格的管弦沙宮舞曲,結構複雜之餘,仍具浪漫主義味道,其糅合新舊音樂類型的藝術手腕,令人驚歎。此曲的結尾,那種深沉、那份冷峻,是音樂史上最「型」的段落。
布拉姆斯是偉大的音樂家。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