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布拉姆斯的音樂(上)

2013年07月05日
   

 

不少讀者已看出,我偏好的古典樂都是德奧派別的作曲家所寫的,所以這個專欄一直以來說的都是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和華格納。無可否認,比起其他歐洲體系如意大利、法國甚至俄國的作曲家,德奧派別就像武俠小說裡的少林派一樣,是武林的玄門正宗,音樂作品範疇覆蓋所有種類。無論是歌劇、交響曲、協奏曲、獨奏曲、藝術歌曲、室樂、聖樂,都有代表性的作曲家及最頂尖的作品。即使是音樂圈內最著名的藝術派別之爭,也是以德國作曲家為代表人物。說的自然是十九世紀中晚期音樂浪漫主義時期,主張恢復古典主義、由布拉姆斯為代表的「舊派」,相對主張變化更多端更接近無調性音樂、由華格納所領導的「新派」。
很多朋友以為我多次談及華格納,一定對布拉姆斯的音樂嗤之以鼻,那當然是誤解。我是古典樂業餘愛好者,對音樂認識只是皮毛,根本不會對音樂派別有多大意見。何況真正愛好藝術的人必定明白,個人偏好雖各有不同,但不會強行分派,因每個派別甚至藝術,都有高手庸手之分。華格納我雖然非常喜愛,不代表我不能欣賞布拉姆斯的成就。
話說回來,我年輕時真不太喜歡布拉姆斯,嫌他的作品老裡老氣,創新不如後浪漫主義作曲家,工整又不如莫札特及貝多芬,有點不上不落。那時讀黃牧先生的樂評,說布拉姆斯的音樂,要人到中年才明白及喜愛,我完全不能明白。
怎知這兩三年來,口味開始真的有了變化,愈來愈愛聽布拉姆斯音樂中那一份抹不去的幽怨味道。Damn,我開始踏入中年了。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