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黃昏四重奏

2013年06月28日
   

 

由金像影帝菲臘西摩荷夫曼主演的《黃昏四重奏》近日在香港上演,影評一致讚好。我未有機會欣賞,不敢評論,但想說說此片名字所特指的一首樂曲:貝多芬作品編號131,升C小調弦樂四重奏。
影片導演特別選擇了此曲作為電影的重點樂章,甚至以此為名。Late Quartet也者,語帶雙關,暗喻片中四位主角人生晚期的故事,也指的是這首貝多芬臨終前的作品。這是貝多芬最偉大的作品之一(甚至不是之一),連他自己在完成此曲後也得說:「感謝上帝,終於比起之前的作品,沒有那麼缺乏想像力。」聽上去好像很謙遜,其實表示他非常很滿意這首創作。音樂家對此曲評價極高。華格納認為第一樂章的旋律寫出了最悲傷的感情。舒曼說這是人類藝術創作的極致,境界之高不能言傳。舒伯特聽畢首次演出後更說:「有了此曲,還剩下甚麼給我們創作呢?」
這首弦樂四重奏特別之處是,和一般古典時期的四重奏不同, 它有七個樂章,橫跨六個調子,而且各個樂章輕重長短不一。貝多芬更指明演奏此曲要一氣呵成,七個樂章之間不可停頓。但一口氣演奏一首長達四十分鐘的樂曲,每樣樂器都會容易走調,四種樂器隨時越奏越不協調。
因此演奏此曲遇到的問題是樂手可否在中途停下來調一調音,還是勉強地適應變了的調子呢?演奏者如何可以把曲子奏到結尾?《黃昏四重奏》的導演正正用此曲的特點來比喻故事中,人與人的長期關係,即使是親密如多年的四重奏伙伴,都必然會隨著時間而有所改變,都需要當中的人定時作出調整改善,才能維繫下去。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