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古典音樂與電影配樂

2013年05月31日
   

 

華格納對後世的影響,最顯著要算是電影配樂範疇了。華格納將主導動機(leitmotiv)概念發揚光大,以特定旋律及節拍代表戲劇某個人物或劇情,只是現在電影習以為常的手法。但在十九世紀,這是非常創新的。
至於在整套戲劇裡,音樂和劇情有機的結合,華格納更是毋庸置疑的老祖宗。為電影《北非諜影》配樂,被譽為電影配樂之父的奧地利作曲家史坦納,當被讚揚發明了電影配樂時曾回答道:「簡直是無稽之談。整個概念來自華格納,只要聽聽他的歌劇便知道。若他活在二十世紀,必定是首席電影配樂家呢!」
華格納的音樂出現在電影配樂中,最著名當然是哥普拉的《現代啟示錄》,第一騎兵師搭乘直升機進行空中機動作戰的一段,用上《女武神的騎行》這段折子音樂。還有差利卓別靈的首部有聲電影《大獨裁者》中,配上《羅恩格林》的前奏曲。而《婚禮進行曲》則已成為西方文化的一部分,隨時隨地都會在不同戲劇用上,算不上配樂了!
二十世紀早期的電影不時會用上古典音樂家的名曲,亦有成名作曲家為整套電影配樂。最負盛名的要算是普羅哥菲夫為愛森斯坦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所寫的音樂。我曾經參與香港管弦樂團合唱團演出由電影配樂改編的清唱劇版本,確實唱得令人血脈沸騰。可惜後來電影配樂變得工業化及要緊跟劇情發展,開始減少用上古典樂。不過古典樂歷久不衰,自有它的韌力。君不見奧斯卡最佳電影《皇上無話兒》裡,喬治六世對國民演說一幕,就把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的慢板樂章用得出神入化呢!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