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民望低的另類可能

2013年05月30日
  • 特首梁振英上任後,面對不少難題。(資料圖片)

   

 

因為張震遠事件,令到梁振英政府本來已很低的民望再下一城。繼麥齊光、陳茂波及林奮強之後,又來一單,這令我不期然的聯想到一件事:特區政府究竟是不是被人作了法,cursed了呢?
如果我們連前任政府的曾蔭權、許仕仁、湯顯明也計了上去,這個cursed的趨勢就更明顯了。
如果真有詛咒這回事,這咒應該是在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之後,才爆發的,而且是連續不斷的爆發出來,沒有停過。不過,自從我出版了《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之後,已經說過了,我將變成超級梁粉,所以不會再說他的壞話了。而且,我還是寫作科普作品《快樂的18條法則》的作者,應該不語怪力亂神,所以更加要閉口了。
不過,我這個人很信不過,講話完全不算數,所以,馬上又要說一樁鬼神了,不過,這次是引述友人的原文,是direct quote,與我本人無關。
這位友人說:「你知道為何這幾年來,『新鴻基地產』為何這麼黑?先是兄弟不和,繼而捲入官非?話說在2009年,環球貿易廣場(ICC)的地盤嚴重工業意外,工作平台從三十樓墜下,6名清潔工人死亡。6條冤魂,你可知道怨念何等之深,『新鴻基地產』作為業主兼僱主,當然是首當其衝了。」
「有無咁邪呀?」我問。「那有甚麼辦法解決?」我再問。
「打番場齋,做番場轟轟烈烈的大法事,希望化解到啦。」他說:「其實應該死了那6個人之後,馬上做法事,現在已經遲了。但遲做好過唔做,總之盡人事啦。」
前面說過,我不會再說梁振英的壞話,所以以下的一段,也不算是其壞話。
話說月前,梁振英被記者問到,如果啟動政改,要不要先諮詢問喬曉陽。梁的回答是:「rubbish」。
這句話當然是「rubbish」,因為這證明了記者不懂得中國政治。喬曉陽是中國政府的官員,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的主任。但是,正如我在《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的前因後果》中的所言,梁振英如要詢問意見,應該是諮詢共產黨在香港的工(作)委(員會)書記,而不用詢問中央政府的意見。
行政長官和中央政府的關係,是公文來、公文往的公開關係,是不應有秘密的。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6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