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亂世凡音 - 劉嘉鴻
崔斯坦和弦

2013年05月24日
   

 

前天華格納200歲冥壽之日,我百忙中在網上找一些關於《崔斯坦與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的分析,預備重溫這套偉大樂劇。繼早前談過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崔斯坦》也是音樂史上的另一個里程碑,被譽為由浪漫樂派帶入現代音樂的開山之作。其中最出名的要數此劇前奏曲一開始的第一個和弦,崔斯坦和弦(Tristan Chord)。不少音樂家都指這個和弦撼動了調性音樂的體系,為無調性的現代音樂開展無限想像。
我在網上找Tristan Chord的詳細解說,卻不覺找到有趣的片段,來自英國著名電視主持及演員Stephen Fry主演的紀錄片《華格納與我》(Wagner and Me)。片中Fry介紹了「崔斯坦和弦」,並特地走訪了華格納故居,與一位專門研究華格納的音樂家討論這個和弦為何這麼重要,及其在樂劇裡的功能。此劇一開始,伊索德被送往康禾嫁給國王,但此前她因為醫治崔斯坦,早已愛上了他。「崔斯坦和弦」作為全劇前奏曲的第一個劇情動機(motif),象徵伊索德對崔斯坦的掛念及渴望。由此動機所發展出的音樂貫串著整套樂劇。其中第二幕中崔斯坦和伊索德幽會,象徵愛情的旋律就是由「崔斯坦和弦」變化出來。但由於幽會被撞破,音樂發展於是未能完整結束,並以不協和的和聲造成懸念。這個愛情懸念終於到劇終,由伊索德抱著剛死的崔斯坦唱出著名的《愛之死》(Liebestod)詠歎調而得以圖滿解決,而代表渴望愛情的「崔斯坦和弦」,亦同時在結尾轉入光輝的大調告終。
這段影片很細緻地交代以上的音樂及戲劇變化,讀者有興趣可在網上找來看看。確是偉大的創作。
一個古典音樂業餘愛好者,在亂世中堅持消逝中的精緻藝術。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