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繞著世界跑 - 孖九 - 孖九
DNF的教訓

2013年02月22日
   

 

再過兩天便是香港渣打馬拉松和東京馬拉松,相信有份參加的跑友們在這一周已減少操練,養精蓄銳做好賽前的「思想準備」。
 長跑是身體與腦袋討價還價的持久戰。無論你跑的是10公里還是全馬42公里,疲勞總會在終點前現身,向腦袋發出「罷工」警號。「咁辛苦為乜?」「你得嘅,捱多一公里再講啦。」如此這般的自問自答,在一場比賽中可以出現無數次,每次也要找尋一個說服雙腳繼續前行的理由。假如談判失敗,輕則速度放慢,重則自暴自棄退賽收場。
 剛接觸跑步的時候,曾有一位跑過沙漠長徑的朋友對孖九說過︰「長跑有一半靠意志,另外一半也是靠意志!」當時孖九以為講笑,直至去年一次慘痛的DNF(did not finish)經驗才證實此言非虛。
 去年5月,孖九參加The North Face北京100公里越野賽(TNF100),由空氣意外地清新的居庸關城樓沿著山路進入虎峪風景區,穿過銀山塔林,終點在十三陵水庫。一般超級馬拉松的限時為20小時或以上,但TNF100卻非常嚴格,要求跑手在16小時內完成,中段還有多個關門點。孖九預計能力上可以在限時內跑完全程,難題是要在12.5小時內抵達在82公里設下的最後一個關卡。
 由起跑一刻開始,孖九便一直擔心無法完成賽事, 初段精神抖擻時還能按計劃前進,到中段雙腳出現疲態,負面情緒便慢慢襲來,不停遊說身體︰「趕不及到下一個關門點了,放棄吧。」談判持續了20公里,孖九果然愈跑愈慢,到達71公里的水站時已用了接近12個小時。剩下大約30分鐘跑11公里,在平路也辦不到,更何況眼前還有一座山坡未攀呢?結果當然是被收容車「執走」。比賽翌日,孖九並無肌肉痠痛,證明昨天根本未有付出全力,便輕易被腦袋的花言巧語擊敗。第一場TNF以DNF收場,全因意志薄弱。
 想起了2003至2007年馬拉松紀錄保持者、肯尼亞名將Paul Tergat的一句說話︰「當你自問︰『仲頂唔頂得順?』答案通常是︰『可以。』」(Ask yourself: 'Can I give more?'. The answer is usually: 'Yes')
 孖九預祝各位跑友周日發揮正能量,盡享42公里的風光。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