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奇蹟》可以不從天意,人工可合成!

2012年05月24日
   

 

是枝裕和是《奇蹟I Wish》(下稱《奇》)導演,筆者非常喜歡他,前作有《援膠女郎》,社會現實趨虛擬化,寂寞市民儼如on-line gamers,喜愛「操控」操控不來的人際關係,引發思考是一個為男人服務的吹氣娃娃,以工具(tool)視野反過來談何謂一個真正的人,喻意都市人變了吹氣娃娃,進入異化(alienation),一個新的形容,全片頗帶悲調。
 

《奇》與《援》一樣,並非一面陽光,兩位男孩子因父母離異,離開了大阪市,分別跟隨父母居住在較偏僻的福岡市和鹿兒島,哥哥航一(前田航基飾)的wish,相信是普遍離異家庭兒童的心聲,只是當離異一剎發生,弟弟龍之介(前田旺志郎飾),就被父母宣判正式失去還價能力,不知怎的,隨著新幹線通車,成了兩兄弟的一個契機,向天求助一償心願。
 

性格決定命運
導演特置了這個setting,讓主角有動力奔走,跟我們訴說他們兄弟倆的故事,姑勿論是否合理,始終wish理應從不合理起步,加上現實我們就同樣活在同類setting跟著走,在後資本主義下,用諸般方法集資,藉消費升告訴自己我是誰,這也是一個wish,渠道人人知,上流有幾個?
哥哥航一住在鹿兒島鄉下,加上座落在活火山旁,一萬個討厭,弟弟龍之介跟著小田切讓飾演的音樂人父親,事事需自己學會搞定,天生超樂觀性格,讓他在逆境中較易跑贏,成為問題青少年,多少也跟性格有關。
 

選擇先於本質
計劃旅程讓觀眾發現大小孩子身邊的同學、親人,各自有小故事陪襯,線數多卻呼應著同一主題——人人都有個wish,只是為希望肯付出者小,兩兄弟夥拍幾位同學仔,由變賣玩具、籌錢到設計逃學,以小學生而言算是超班的冒險旅程,旅程的價值起初是「結果」,但從前人經驗得知,箇中「過程」價值也不菲,問天,成了哥哥、弟弟的一場成人禮過程,讓兩位孩子各自所代表的價值,加入生命新元素,希望與現實彼此混和著。
在市場規則下,成功只屬某一小撮人,沒有入圍的或許力有不逮,或許未能放下價值底線,《奇》為住在東京、大阪以外的國民,提供好好活著的方法,奇蹟不能單靠上天,應該從個人心靈層面著手,快樂根本就是個人選擇,在布滿陰霾的外在日子,透過另一個角度書寫,自己的內心可以一天比一天晴朗,改不了現實,改自己,是積極抑或消極,也是你的選擇,存在先於本質!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搞吓電影「吹水」小組
電郵:[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